此生悠然

【Evak】日常 Magnus受难日 (完结)

各篇链接 受难日(上)  受难日(中) 受难日(终篇1)  song for u

终于完了!!!这两天很忙,练科三,考试,上班 - -还是抽空写完了T_T  有没有很多小评论^_^


天是暖色调,阳光是温柔,它偷偷的穿过窗帘为它通融出的一条道路,细细铺满了这个每个角落都充斥着温馨的小居。

时间尚早,Isak躺在宽大的睡床上似醒非醒,他眉间平滑,唇角弯弯,双手紧紧的环在另一个人的手臂上。

一个慵懒低沉的嗓音携着海风的柔软,它在Isak的耳边轻轻乍响。

——这是我的小男朋友,等他睁开眼,我会递上一个吻和一声早安。

画面晃动,从窗外幽蓝的天空中浮动的太阳移动到举着摄像机的人的眼中人身上。

——这是太阳——这是Isak——

阳光洒在少年年轻的躯体上,朦胧感让所有的美好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这是照亮我生命的光。

——唔——E——vi——

画面定格在躺着的男孩微眯着眼带着撒娇的微笑神情上。

——醒了?

——早安,我的男孩。




Magnus在离开Even和Isak的新居时,就是这个最后定格在电视里的摄像画面,从此也定格在了他的脑中,失眠的夜晚,反反复复都是Even的声音和Isak的脸。


彻底失眠的感觉非常难受,说真的这还是他人生头一遭。


他躺在自家的床上翻来覆去四个床脚都摸遍了还是静不下心来,他不知道他在焦躁些什么,好像有点羡慕?又好像有点不甘心?对Even和Isak的感情?


为什么?为什么一向乐天派的他会被这种算不上烦恼的烦恼给缠住?


为什么——


想了一个晚上的为什么,终于在第二天顶着一个熊猫眼迈出家门的那一秒想通了,他感叹道——这一定是因为刚步入成年的他已经成熟长大了。




在Nissen门口,Magnus和他的兄弟们会面了,当然少了个Isak,他其实不确定今天Isak会不会来上课,毕竟昨天Even的状况似乎不太好,他犹豫了几秒,还是没把昨天的事告诉Jonas他们,因为他觉得昨天思考了一晚上不知道在困扰他的是什么的这件事对其他人来说未必是件烧脑的事,每个人情况不同。

而且——

想到这Magnus得意的笑了笑——哎,这当然是有了女朋友的人才会有的苦恼啊。


Isak这个小基佬还是没有胆子逃课,Magnus心里鄙视着,却忽略了他自己也是个怂蛋,在某一次被物理系的老师给警告过后,他一直兢兢业业恪守学生本分。

在生物课上到一半的时候,Isak才匆匆赶到,他果然是对自己这门功课的学分十分看重,等到下课铃声一响,Magnus就迫不及待的跑到Isak身边,但支支吾吾了半天一句话都没问出口,他当然知道以自己和Isak的关系他可以随便问些比较隐私的问题,但事关Even,他就怯场了,他现在摸不清在Isak整颗心里,这个Even到底占据了多少,一大半?还是全部?甚至已经溢出?

——Magnus,昨天谢了。

Isak的率先发声拯救了Magnus的尴尬。

——谢谢你“我爱你”的提议。

Magnus呵呵笑了两声,觉得无比心虚,天知道他只是找不到安慰的话和好的提议才胡口诌了这么一句,那种小孩办家家酒一样的提议真的有效?可别逗他了,他自己都不信,这年代说“我爱你”还真是小孩才能轻松说出口的玩意,大人不知道是不是在冷漠的世界行走得太久,久得连说这句话都会感觉羞耻和困难,是的,困难,比把一个人压在身下直接滚床单还来得困难。

但Even这个人不在“大人”的行列内,他无法摸透这个人的思想,他感觉Even能把“我爱你”说得很简单,同时也可以赋予这句话更加沉重的意义。

Isak却不一样,他了解他,他们一起长大,他知道他太多太多,他是最难以把内心真正所想的东西通过语言表达出来的那一个。

——你真说了?我爱你?

Isak对他眨了眨眼,一手撑着头嬉笑了声——你猜——


让Magnus百分百肯定Isak对Even已经说了那句话的理由,就在他午休吃完午饭回到教室后,这个时间点回教室的人很少,基本都在课外运动或者成群结队的聊天解闷,然后刚到教室口的Magnus,看到了最让人血脉偾张的画面,他虽然知道Even和Isak在校内公开后作风一向大胆和火热,却不知道已经明目张胆到这种地步了。

Magnus看了看手表——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了,能不能快点完事了?

他只能看得到Even的背影,Even的单手撑在坐在窗沿上的Isak右边的墙上,左手扶着Isak的腰,Isak的手则十分不规矩的放在Even的屁股上,还时不时的揉捏一下,两个人吻得如火如荼如胶似漆,似乎根本不管也不在乎周围是不是有人正在窥视他们。

终于Magnus认为他们已经分开的时候,没过几秒他们又吻到了一起,他已经踏进教室的一只腿又慢慢的缩了回来——Fuck!真是见鬼,我他妈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进,下节课的作业还没做完啊!!!

正在他烦恼的时候一阵黑风从他的眼前刮了过去,他仔细一看,原来是Sana,Sana正若无其事的走向自己的座位——喂,你一个女的你怎么看到这种事居然这么镇定自若啊?

不过好在Isak看到了Sana后停止了这种公共场所坚决抵制的无耻行为,他们应该是相互问了好,对话什么的听不清,他站得太远,等他把视线从Sana和Isak身上移开无意间看到Even脸上的神情的时候,他的心居然不可抑制开始猛烈跳动起来。

Isak不知道在干什么埋下头的一刻间,Even看向他侧脸的眼神,Magnus无法解释出这是种怎么样的眼神,只是莫名其妙的有点心痛?他突然想到昨天离开他们家时,Isak对他说的话——有时候你们眼睛看到的,并不是我们想表达给你们的,而有时候你们眼睛看不到的,我却真正的希望你们能看到。

今天是2017—4—24上午11点37分,此刻的Isak和Even在互相勾引调笑,在接吻,在说情话,Even在看着Isak,眼神复杂又情深。

那25号呢?26、27号呢?下一年呢?这个时间点的Isak和Even,还是不是在相互勾引,在说着情话,Even是不是还在看着Isak,是不是还能看着Isak?

23号呢?昨天?昨天这个时候Even是不是已经开始发病?更早之前呢?——

他们也不可能每一天都很甜蜜,甚至他们甜蜜的时候比普通的情侣来得更稀少,Magnus觉得他已经快要看到Isak所说的希望他们能真正看到的东西。

未来的每一天的这个时刻,谁也不能保证两个人还像今天这样热烈的交缠着,或许那会是一个下雨天,Even正因为突如其来的病痛而深陷狂风暴雨里,他卷缩在雨中无助得像个孩子,Isak只能举着伞为他堪堪抵住大自然加注在肉体上的肆意,那时候的Isak也会很彷徨,他不知道该从哪里伸出手才能紧紧的抓住眼前这个不肯求救的人的手。

也或许那会是一个下雪天,霜降淹没城市,Even会全身赤裸的躺倒在不知道奥斯陆的哪个角落里,寒冷在他无知无觉的时候慢慢的剥夺他生存的权利,Isak将会接到他消失的电话,然后跑遍了整个他们经常去的地方,绝望感袭击得他想痛哭,却不能掉下一滴眼泪,或许他一落泪,他和Even之间就会真正完蛋了,因为一落泪,就代表他们已经承受不了这种生活的重量了。

他们或许会分开——

想到这里,Magnus心里像绞着一样,非常难受——他们会分开?多么可笑——

如果他没有看到Even望向Isak的眼神,如果他没有切身见过Even做什么的前提下都得是有个Isak,如果他没有听Isak深刻的谈论过Even,如果Isak现在的思想不是全部放在Even的身上,那或许他会信,或许他信了之后不会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

可这些他都经历过,所以他不能信,死都不信——

他突然有一种感觉,如果Even和Isak都能分手,那世界上的每一对情侣又有什么勇气和自信能说他们会永远在一起?包括他和Vilde——


Magnus郁闷的咬着牙磨完了下午的课——

——Magnus,发什么呆,走了。

Magnus看着Isak蹦蹦跳跳的背影,暗暗的下了个决定——也许Jonas就是因为太早看穿了Isak,所以才对他这么好,就像Even说的,如同一个长辈。

从这一刻起,他也想用自己的方式,像个老父亲一样看着他们——不再嫌弃他们的情话,不再鄙视他们随时随地的发情举动,他要用慈爱的目光去接受他们,包裹住他们——嗯,就是这样。

走出教室的前一刻,Magnus看着刚才Even和Isak刚才站的地方笑了笑,他的妈妈——一个躁郁症女性患者,发病的时候从来没有折腾了一天就能好好回魂的,但Even昨天才发病,今天就能这么正常的来上课了——看来,Isak真正的是他生命中的光啊。

下定了决心后,Magnus为了表现出这种关心,天天都和Even在手机或Ins上聊上几句,并且给Even很多的上次Even拜托他给的一些Isak生日礼物的点子,什么在摄像里加上捧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啊,什么带Isak吃晚餐吃出一颗戒指啊,什么在海边画小心心啊——

嗯,层出不穷的——烂到极点的庸俗点子——这是Isak之后某次看Even的手机发现Magnus的点子短信后给出的评价。

Magnus是Evak亲卫队队长——这个名号的出名是因为某次他正拿着一根树枝百无聊赖的边走在学校的操场上边横扫着地上的落叶时,几个女生夹着两三个男人叽叽喳喳的谈论声吸引住了他,因为他听到了Even和Isak的名字。

——真的很恶心,你们不觉得吗?

——是啊,是同性恋就算了,还随时随地都亲亲我我,给谁看呢,真的想吐。

——这个Even也是有能力,我记得Isak一年级还有女朋友,怎么这个Even才转来不久就把别人的性向给拐了。

………………

Magnus越听越冒火,手中握着的树枝的手频频冒着青筋,他大吼一声——Fuck XXXXXXXXXX!!!

举着树杈就朝这群人冲了过去,也许是年纪不大,也许是Magnus手中的凶器威力太大,硬是把那一群人追得四处逃窜。

——哇——你他妈谁啊,有病吧——

——在我面前说Isak和Even坏话,老子打不死你们这群小婊砸——

实际上那时候Magnus记得自己明明说的是敢在我面前说我兄弟们的坏话——不知道怎么传成了这样,Evak亲卫队——好傻逼的名号。

他的解释没人愿意听进去,久而久之,这个名号就出名了。


没多久就是Isak的生日,抱抱社团也赶在这个时候借Even和Isak的新居开了个Party。

Magnus是和Vilde一起到场的,这天他们穿了同款的情侣服,异常的耀眼,他现在不怕Even看到他们秀恩爱了,因为那天本来就是Even在发病,他想平时的Even应该不介意这种事。

所以他就和Vilde一路亲亲亲——

Jonas或者Mahdi一旦出现在他和Vilde周围,他立刻就抱着Vilde转移战场继续亲亲亲,坚决不给狐朋狗友打扰自己的机会。

今天的Party的主人Isak和Even反而一反常态的没有像他们一样黏黏糊糊,他们只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手牵手的说着话,偶尔太过亲近也就是靠近耳边说悄悄话的时候在脸颊上轻轻印上的一个吻,很温柔的吻。

所有人都送上了给Isak的生日礼物,唯独Even的,他说要等到Party结束后只剩下他们两的时候再送。

——切——

很多人都不满的发出抗议,可能怎么办呢,这是小两口的情趣。

Party终于将要散场的时候,Magnus突然肚子痛——他不知道是不是今天亲得太多遭报应了。

他让Vilde在门口等他,而他火急火燎的赶往厕所就是一顿噼里啪啦的释放。

等出来的时候人已经都走光了,只听得到房子外不远处还有一些吵杂的人声——还有Even的声音——

——为你——为你千千万万遍,千千万万遍——

他不知道Even在说什么,只是觉得这句话似乎很耳熟。

——谢谢,Evi,这个礼物真的太棒了——

——我爱你,Isak,非常非常多——

——我爱你,Even,非常非常爱——

Magnus并没有像平常一样捂住耳朵,而是突然很感动,就差没鞠一把泪水了——他们果然说了——为什么自己不会反感反而觉得很自然,甚至觉得这一对就应该每天都这样——

他在考虑要不要回去也对Vilde说上几十句我爱你,可是怪怪的,Vilde会不会起鸡皮疙瘩然后爆笑一顿?——很有可能。

正在他迈出步子想要打个招呼就离开的当口,Isak该死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Magnus真的是个傻子。

——他真不会生气?

——噢,Even,我太了解他了,最好糊弄的就是他,不然那天他怎么可能认为你真的发病了?

——Isak,我想我演技够好了,看不出来也很正常——

——得了吧,切洋葱切到菜刀落地眼泪狂飙的也只有你了,不骗他,你想让这一壮举成为传说流传在他们中间吗?得亏他傻才没在第二天你就能上学这个点上产生怀疑啊。

——好吧,也亏了我的小宝贝反应这么快,能配合我演这出戏啊——

——那当然,我是谁?请叫我Isak Brando先生。


——好的,我最爱的Isak Brando先生,现在我可以吻你了吗?


——嗯哼——



Magnus现在很怒,怒极反笑——

他抓着墙壁疯狂的挠了几下,发出阴惨惨的笑声——还老子的心痛!!!还老子的郁闷!!!!!!!!!还老子为你们打抱不平的侠义之心!!!!还老子的彻夜不眠想东想西啊~~~~~~~~!!!!

——你们两个混蛋!!!!!!!!!!!!!!

——骗老子很好玩吗!!!!!!!!!

——我要绝交!!绝交!!绝!!!!!!!!!交!!!!!!

Magnus蒙着脸像风一样的经过Even和Isak的身边,开门,关门,他最后瞄到Even送Isak的礼物,正端端正正的放在桌子上,一副超大的油画,画的是Nissen食堂门口的那个长凳,长凳上他和Isak嘴对嘴的点着香烟。

上面似乎还有字,他没怎么看清,只看到最后几个字似乎就是Even刚念的几句——什么为你千千万万遍。

门被他狠狠的砸关上了——他妈的这个忘恩负义不要脸的Even!!!!!!!!!!果然没有用他的点子!!!!!!!!他妈的说的摄像呢!!嗯!!???!!说好的让自己给他出的点子呢???!!!原来之前所有的给他的谢意都他妈是虚情假意,是假的!!!!

初春的晚风还是有点冷,至少Magnus是这样觉得的,他看着天上一弯冷月,如同一口气吃了五个披萨一样难受——啊!!!还我这几天逝去的青春啊~!!!!!!



Even和Isak并没有惊讶于Magnus突然的出现和离开,事实上他们早就知道Magnus还在,他们在室内额头相抵,看着Magnus还印在窗外的背影,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有时候你们眼睛看到的,并不是我们想表达给你们的,而有时候你们眼睛看不到的,我们却真正的希望你们能看到。

                                        

                                                                            Fin.




我想表达的这个结局,想了想还是写在最后好一些,通篇看下来,你们觉得Magnus是真的被骗了吗?Even真的没有发病吗?

其实很难说,或许Isak出于保护Even的心态,所以在他们得知Magnus还在的时候说了这么一段话。

当然也有可能是Even和Isak真的联手骗了Magnus。

不过答案如何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之间不管是爱情还是友情都一直这么单纯而美好。

每个人的想法不同,答案自然也就不一样了,这也是我最后写那句话的缘由。

在练车,评论等我回去再一一回复,谢谢看文的亲们(。•́__ก̀。)。

评论(22)

热度(162)

  1. Krystal•Carter此生悠然 转载了此文字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