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坤农相关

之后坤农文不再在这个号上更新,有兴趣可转战小号→一步遥

坤农文将在此号上更。

两篇长篇文剧情走向变更,改完会陆续发出。

谢谢看文的小伙伴😘😚😗😙

今天印的比较满意,各种颜色的封面,现在就去邮寄给各位小伙伴,收不收得到喜欢的颜色,就看你们的欧气给不给力了😘😘😘😘😘

暌违了快一年的EVAK的本子,终于是出来的。

封面是朋友画的,我自己排的版,相当的丑,但是原以为还能见人,谁知道遇到个比我更加牛批的印刷店。

注意看图,字TMD都给我裁掉了,最恐怖的是,店家让我将就。

 

我:???????

这到底是什么操作,后面好说歹说,重新给我做了四本,然而最牛批的又回到了我自己,我TMD,啥都没写,我本人的署名,朋友的署名,字数啥的,全没写,字体还大得我想一口吞下去。

 

不说了,几百块打了水漂, 然而我明天还要去重新弄。

 

 

 

所以好久不见的Evak同好和我去年抽的那几位朋友们,如果你们还在的话,私信我或者在下方留言,我会把书本寄给你们,最迟后天,这次是真的了T_T。

 

请原谅我这大半年的透明人生活。

 

我不找借口,对于你们,我答应的事确实拖了太久,是我的错。

 

 

 

至于书里,没有收录新文了,说实话我写过两篇,包括一辆车,但是回头一看,我觉得那些文字已经和Evak天差地别了,我不想强行灌在他们的名下,这样是对他们的不负责任。

 

至此,我给我深爱着的Evak和Skam暂且先画上一个逗号,不敢保证时间,但我终会回来把坑填满T_T

 

我这次会多加印几个小本本,全部送出,但是邮费自理哟。

 

去年被抽到的同学,快来联系我吧。让你们久等了。T_T

 

 

 

 

对了,还有以前的文之后被制裁关小黑屋的,近期不会再放上来,想要的同学可以私信我,我单独发给你~

哭瞎

什么啊   这种沙雕结局为啥我看哭了。


我们赌一赌。


赌什么?


赌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


 好。


哭成傻逼,万年的孤寂等待,才换来了这么短的相处时间,然后一个轮回,又将是一万年吗?

招人~招人~

我加了几个写着坤农的群,但好像都不是太纯粹,总是聊各种西皮大混沌的。


所以自己建了个,就单纯聊聊坤农两人间的小美好,当然也可以聊聊NPC行程啊什么的。


群号:580752625


有写文的太太也可以加进来聊聊心得啊,聊聊脑洞啊,行文走向啊。


想催文的或者想聊天的童鞋也可以进来唠唠嗑。


快来找我玩吧╮( ̄▽ ̄")╭~

Euskiy:

直到现在1000+fo了
很多时候我都还是蛮没信心的
因为我无法打草稿 写大纲
写文对我来说像是裸跑
里面的小巧思是我边跑边穿上去的衣服
是fashion show的最后压轴
我颤颤巍巍走出来
你们点红心蓝手甚至评论
就好像在告诉我这次搭配的不错
或者证明我的直觉没有错
这对我写文来说 真的很重要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找个群

有没有一个坤农群让我蹭一下🤔

简单一句我爱你(小甜饼?!)

小甜饼苦手。将就看- -


“农农,你对我来说很重要。”


“换个优雅的说法。”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再来个上档次的。”


“You are the only one i love。”


“夸张的。”


“你是天,你是地,你是我心里最可爱的小兔几。”


“日系的。”


“あなたは大切だ。”


“韩国风的。”


“내 마음은 너의。”


“合起来呢?”


“我爱你——”


以上这段话发生于昨天醉酒的陈立农和清醒的我之间,我其实不太想把他全部的面貌都展现给你们知...

回应我!(六)

猫在惬意的舔着自己的爪子,霓虹灯在苦等止步的旅人,而我安静的看着你,就足够美好。...


回应我!(五)


如果当时我没有改变心意拒绝去参加偶像练习生,我们可能会走散在这个冷漠的世界,成为两条无法相交的平行线。

这种如果,我想都不敢去想。

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为人所称道的奇迹。

      

                            ——蔡徐坤...

想把以前没写完的兄弟文改编成坤农发上来,虐恋🙃但是会he,两篇一起更,有没有人看的,感觉这圈热情有点低迷呀😂

回应我!(四)

 

我从没说过,自我有记忆起,没有一个夜晚是不做噩梦的,直到遇到你,我才做了人生中,第一个美满的梦,第一个不愿醒来的梦。

                                   ——蔡徐坤。

蔡徐坤睡了一个太好的觉,这个...

回应我!(三)

*这篇文已经正式定为坤农,如果有攻受洁癖的同志,可以在此停止了。

 

*我是一个只要他们在一起,谁1谁0都没问题的麻麻粉(#°Д°)

 

 

 

 

 

 

 

 

关于我和你。

陈立农,我从没怀疑过,我们——

                     ——...

回应我!(二)

*俗话说,先苦后甜。

*OOC,慎入。

 

 

 

 

我不想让你难过,最心疼你的难过,可最后,让你难过最多的,却是我自己。

我明明这么喜欢你,这么的喜欢着这个世界上,只能遇到一次的你。

                              ...

回应我!(一)

*作者是农农的麻麻粉。

*也很喜欢坤坤这种努力优秀的孩子,目前喜欢坤农多一些,看以后农的成长吧,坤农农坤都好,可逆不可拆。

*OOC,慎入。

 

我爱你,陈立农,爱到秋去春来,眼光所及之处全都是你,你的眉眼弯弯,可爱笑颜,是我在这个世上最最珍惜,最最宝贵的。

我怎么会就这么遇见你了呢?陈立农。

我曾怀疑过,你不是天使,就是个魔鬼,你让我失去自我,你夺走了我,夺走了本该只属于自己的我,我有我的骄傲,我的自负,我的思想,你全都夺走了,把我赤裸裸的灵魂剥开,上面满满的刻着你的名字。最后,我已经没有原则,没有骄傲,没有自负,没有思想,所有的一切,不过全都是唯一的一个你罢了。

我...

Froggen。

从S2第一次看比赛,你一手冰晶凤凰所向披靡,我被你的技术所深深折服。

之后你带着队员转会,直至S4,你的成绩可能对大多数人来说不差,但对于我来说,我觉得世界确实欠了你一个头衔,你才是我心里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中单。

你几经辗转,如今入了Fox的大坑,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一神抗四腿,1V9从未停止过,每次比赛看到AD我就忍不住想吐槽,20分钟6000伤害,他妈的我上我也行啊,看到赛场上你的无奈,你的不甘,你的泪水,突然觉得一切都很不公平,你是那么有天赋的一个少年,在电竞场上拼搏了最美好的年华岁月,可为什么,就是遇不到好的队友呢?

战队几经保级,多次垫底,你的伤害在LCS所有中单中输出比率...

当时小兰花去了仙山还难过了一阵,如果他还在,一定会这样宝贝小月仔的😢😢

基基:

关于兰花小舅舅和小月仔还有个小短漫的脑洞一直没画,亲情向亲情向哈,不是什么CP~主要是觉得,如果小兰花还在,一定非常非常宠小月仔!希望小月仔一直在众人宠爱下长大哇_(:з」∠)_这波浪完赶紧和爹娘早早退隐啊。。

太美好了😍😚

蝶月我霹雳永远的初心和本命😭

四喵理论:

梗来自p4(自己做的梦 但是并画不出梦里那种幸福的感觉…(因为文盲

[Skam3同人] 关于我和Isak

深夜飙车,晕车。      答应了很久的厨房PL终于……    虽然是辆老爷车,有胜于无嘛(╥╯^╰╥)


关于我和Isak36:


扑灭我的双眼,我能看见你。

堵塞我的耳朵,我能听见你。

没有脚我能走向你。

没有嘴我也能呼唤你。

折断我的双臂我仍然可以拥抱你。

用我的心,像一只手。

止住我的心跳,我的大脑会转动。

纵然你在我的脑子里放了一把大火。

我仍会用我的鲜血将你托起。...


【Evak】Once again (1)

Isak这几年其实过得还不错,饭也会做了,也能夜晚一个人听着5 Fine Frøkner活蹦乱跳的狂嗨不止,也不用担心玻璃窗什么时候会碎掉,不会在好不容易收拾好之后又要整晚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裹在被子里睁眼到天亮,最舒服的,是不用去在乎那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去担忧那一个人精神上的大喜大悲。


是啊,不用担心了,所以这几年对于谁和谁都皆大欢喜了。


他重新找了一个男朋友叫Hopi,Hopi或许不算帅,不算撩人,但对他很好,他们相处得也很和谐,不论床上床下。


他们交往了快两年的时间,这两年里Isak挺迁就Hopi的,为了他学了各种菜式,学了钢琴,学会了成为一个内敛而温柔的男...

【Evak】Our picture (四)

  前情链接1     2   3


10:

  两个多星期的时间,Even一直在沉睡,伴着无法退去的高烧,迷糊中总是每几分钟就痛哼出声。


  Isak恢复得比较好,夜夜守着Even自言自语,不管旁人怎么劝说,他都不怎么进食,脸颊两边的肉都凹了进去,颧骨突出,整个人又瘦又没精神。


  Esklid每天定点定时的往病房里跑,点滴服药都亲力亲为,只有擦拭密密麻麻骇人的伤口时才会让Isak来做。


  Sonja自Even被送到医...

【Evak】给Even的随笔。

——给遇到Isak之前的Even。


在苍凉的天空中,有什么浮现又茫茫然消失。

我的墓碑上插着最锋利的匕首,它完全没入了碑文上的死亡日期。

流云和风,彩虹和花,地狱没有滋养过这些梦。

于是我的呼吸灌满了心脏,找不到出口。

不知疲倦的努力靠近,靠近了那些披着华丽衣装的躯体。

沾染着宇宙色彩的画笔,内心的所有美好都描绘给你们,给你们。

把黑色潜藏在夜幕之下。

我快要不是我,我已经不是我,看着你们奔逃的影子,我没了踩住它们的想法。

总是朝着我脚底升起的太阳永远照不进我的眼里,它不是个好东西,只能让我行走在滚烫的高温之上,直至坠入炼狱。

镜子里那个懦弱、丑陋、思想肮脏,被神钉...

【Evak】Our picture (三)

链接一             链接

   世上最悲凉的浪漫,不是你手捧玫瑰,在大雪纷飞中形单影只的守在相约的地方。

 

   而是你整条生命线的纹路都凭依在另一个人的心跳上,渴望同生共死。

   他不在,生即死。

   他在,死亦生。



[Skam3同人] 关于我和Isak

——你、是、我、的、梦、中、情、人。

关于我和Isak35:

我们行走在炼狱之中,也能怀抱灼热太阳,无视脚下刀刀入肉见血,专注心上被捂得滚烫的温暖,这样生命再厚重,也无法压垮一个已经懂得爱与温柔的人。

或许是从对你动了心的那一刻起,一个生命才真正得以大口的呼吸这个世上的空气。

不管这个空气是清晰还是浑浊,这个生命总算开始认真的想活着,认真的想看一看没敢去想过的未来。

Isak——

如果你愿意爱我,我会乖乖守在你身后,接受你的感化,我会摒弃自身喜恶,用充满爱的眼光来看待世上的一切,包括那些对我不友好的人,或者是将与我一辈子形影不离的疾病。

我会坦然接受他们,只要你愿意一直看着我,那...

哈哈哈哈,mmp,终于找到了,感谢每一个帮助过我的好心人!更感谢今早提供线索的小姐姐,希望你永远幸福啊[害羞][害羞][害羞]

带去剃了毛(≧3≦)

【Evak】Isak的自白

我每分每秒都沉寂在对你永无止境的爱恋里。

拼尽全力不让静止的河流在狂风暴雨下掀起蠢蠢欲动的海浪。

让每一滴蓝色的海流都安然的融入水平线的光芒里。

融入永恒中。

你是我倔强到底永不愿清醒的梦。

——我们的生命将要过去,我们的生活将要静止在一个点上,这时候的猛然回首,你关于那个人的回忆,够不够你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呢。

我爱一个人,爱了好多年,爱到心会痛、会窒息,在他受伤难过又强装平静,在我面前露出好看又疲惫的笑容时我总想狠狠的抱住他,恨不得把他揉进我的身体和灵魂里,即使我知道,我从来都没有强过他的身高和力量,在每个人的眼里,我总是被他保护的那一个,其实,我更想保护他。

我恨那些伤害过...

【Evak】致二十年后的Even (完)

致二十年后的Even第一篇

致二十年后的Even第二篇

七十九岁的Even Bech Nesheim或者已经躺在坟墓里再不受尘世侵扰的Even Bech Nesheim老先生,您好:

    噗,原谅我实在憋不住,我是真没想到还能再写下这封信,当时年少一时头脑发热的行为,居然快成了每隔二十年的例行公事。

    顺带一提,这还是Isak那个小伙子提醒我写的,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的记忆力是在这几年开始急剧下降得有点刹不住车的,我经常忘东忘西,出门忘钥匙,钓鱼忘带杆,买菜忘付钱,对于这一点我很头疼又实在是没...

【Evak】The man of my life

Even只想抱着那个整个揉进了他生命中的男孩。 

不管做什么都抱着,不管Isak是踏在离自己几层高几层远的石凳上,不管Isak生气难过还是高兴大笑,不管Isak身在平坦大道还是险峻丛林,Even都想抱着他。

双手死死的堀住他的腰,听着他让自己感动的心跳,不想要放手,不会放手。

直到自己短暂的生命在他盛装了整个天堂的眼睛的注视下化成清风,然后永远守候着他。

只要自己没有被这个又爱又恨的世界给彻底埋葬的话。

Isak最近很暴躁。

他对一切关于他和Even在一起亲密时的那些不怀好意的眼神都充满警惕性和攻击性。

夸张的时候甚至在去学校的大巴上都会和两三个男人撕破脸皮破口对骂。...

[Skam3同人] 关于我和Isak

——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关于我和Isak34:


我再不会让人妨碍我。


抱着玉石俱焚的想法。


在一个人,他不经意的一句言语已经可以让你穿梭生死轮回的时候。


在一个人,让你厌倦了黑暗中模糊不清的视距的时候。


——


我本可以忍受地狱的残酷和孤寂,如果我从来没有到过天堂,知道它的模样。


地狱到天堂,距离有多远。


——不多不少,只是那个男孩,一句话的时间。


我亲爱的Isak,我现在很想对你长篇大论一番,让你知道你的存在对于我是怎样一种惊心动魄的救赎,把...

【Evak】Our picture (一)

重度重度超重度ooc预警,进来伤眼作者不负责!

1:

   爱是什么?

   是流云下缱绻的风?

   是黑胶唱片里泛着旧色的女高音?

   是短小的手指握不住的夕阳余温?

   大概是,也大概不是,5岁的Isak不太懂。

   他因为怀里饿死掉的一只小流浪猫哭得如同坍塌了全世界的时候,他想过,或许这能称为爱。

   两年岁月的洗礼,想法一样的空白和单纯。...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