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你就在人生不远处(十一)

“陈立农!”


“陈立农!!”


August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有雪花淡且冷的味道,喉头上下涌动间迫切的叫着陈立农的名字。


“你听着,这种话我这辈子,只会说这一次,我不管现在的我在你心里是什么地位,但是陈立农——”


围观群众都竖起耳朵听August所谓的那句话,结果入耳的都是风声呼呼,只有挂在窗外仰着头的陈立农,听到了,听得明明白白,听得仿若在做一个春秋大梦。


一个似乎梦了几千年才终于梦到的心之安处。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是——”


August并没有把最后的这几个字说出声,他的嘴唇上下阖动,粉红的舌尖抵住上颚,无声的表达了三个字。


他直勾勾的盯...

你就在人生不远处(十)

*忙成了狗,好不容易才闲下来。T_T

*连自己都忘了前面写的啥了╮( ̄▽ ̄")╭


“不会怎样也不能怎样,只是,你低估了以前的你在我心里的地位,却也高估了现在的你在我心里的地位。”


“以前的我盲目信任你,但,现在的我确实不再信你了。”


“你自己看看你哪里值得我信任的?好自为之吧。”


陈立农再一次先行于August,清冷的背影越离越远。


又是?


又背对着他?!


August深蓝色的美瞳都掩盖不住因为愤怒而染红的眼眶,他的指甲抠进掌心,丝毫...

我们的爱没有错(中篇)

*喜欢看BE的看完这篇就算完了。


*喜欢HE的下一篇见,有车哟^_^


*其实就是因为车没撸完才分成了上中下╮( ̄▽ ̄")╭。


其实真的坚持不住了,想放弃那个人,也不难,在自己心上插上一刀,等暴戾的鲜血染红了刀柄,染红了胸前的衣服和手指,就能解脱了。


从酒店醒来的蔡徐坤原本是愤怒的,他看着墙上只剩下残破的边边角角的海报碎片,再也没有陈立农完整的笑脸,看着分裂成了几大半的NPC的CD,再也听不到陈立农那让他动心动情的歌声。


四周乱得彷如一个垃圾场,被揉成一团团的卫生纸...

招人~招人~

我加了几个写着坤农的群,但好像都不是太纯粹,总是聊各种西皮大混沌的。


所以自己建了个,就单纯聊聊坤农两人间的小美好,当然也可以聊聊NPC行程啊什么的。


群号:580752625


有写文的太太也可以加进来聊聊心得啊,聊聊脑洞啊,行文走向啊。


想催文的或者想聊天的童鞋也可以进来唠唠嗑。


快来找我玩吧╮( ̄▽ ̄")╭~

你就在人生不远处(九)

身后的双臂一点点的收紧,陈立农觉得能呼入的空气都瞬间减少了,双手不自觉的抚上了环着自己的人的手背。

他被刚才August的话一字一句砸得头晕目眩,天知道在几年以前,他是多想听到某人用这种口气对他说说话,对他偶尔的表明心迹。

“清醒吧陈立农,你难道还想重蹈覆辙?”

可是真的,他从来都没听到过蔡徐坤用这种近似祈求的语气让自己不要爱上别人。

“你是白痴吗?你不知道蔡徐坤的为人?不知道他最擅长的是什么?”

可是——这真的又是一次骗局吗?

“你无药可救了,你忘了当初是谁让你这么狼狈的?这几年的身心俱损,难道要白白承受了?”

可是——

“想想从前,蔡徐坤一次次的承诺一次次的毁诺,一次次说着...

Euskiy:

直到现在1000+fo了
很多时候我都还是蛮没信心的
因为我无法打草稿 写大纲
写文对我来说像是裸跑
里面的小巧思是我边跑边穿上去的衣服
是fashion show的最后压轴
我颤颤巍巍走出来
你们点红心蓝手甚至评论
就好像在告诉我这次搭配的不错
或者证明我的直觉没有错
这对我写文来说 真的很重要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我们的爱没有错(短篇上)

*短篇,HE,可以看作回应我!的番外,虽然近期要先更另外一篇你就在人生不远处。


*你就在人生不远处是我改编自己八九年前的一个故事,由于当时文笔和风格与现在相差有点远,所以可能改着改着就跑偏了,等写完会做统一整改。


*这篇下一章就完,其实只是自己想做写车练习╮( ̄▽ ̄")╭


“够了蔡徐坤,陈立农已经走了三年了,你还要这样到什么时候?”


“你喝死浪死他都不会再回来了。”


“你以为他希望你这样吗?他会难过的蔡徐坤,就算他死了,他也是会难过的,你知道的,他有多爱你,你怎么能把他爱的人糟蹋成这样?”


“你怎么能让他...

你就在人生不远处(八)

“摄像机OK。”


“布景OK。”


“产品OK。”


“打光OK。”


陈立农扶了扶老式的黑边框眼镜,镜下的浅灰色眸子四处打量着片场的排布和准备,他穿着单薄的西装,单手夹着广告剧本,咋一看就像个旧年老干部。


他眼光瞟过靠在窗棂上的August,才发现这人刚才去更衣室换了一套黑白相间的运动服,裤腿及脚踝上方半寸,衣领低至锁骨下方半寸,不至于太过性感,也不至于太过保守,不得不说蔡徐坤是真的天生的衣服架子,不管什么衣服都能穿得既有品味又有自己独特的风格。


这是陈立农比谁都更早清楚明白的,他低头看了自己的穿着,看到一双穿了一年多的打折处理的特步,再看了蔡徐坤脚上的Nike...

你就在人生不远处(七)

亲人之间好办事!


亲人之间好办事?!


陈立农拿着林彦琳交给他负责的工作资料从办公室恭恭敬敬的退了出来。


回想刚才顶头上司的话,他真的想去撞墙,简直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蔡徐坤的这个广告已经确定由他负责,就是那个很真实的理由,亲人。


他本来想态度坚决点拒绝就好了,对于蔡徐坤,他本能想的是可避则避。


但看林彦琳那副非你不可的架势,他也不好拂了她的面子,并且还赚了五天的假期。


他知道林彦琳估计是知道他那些里伤外伤了,想着法子的让他休息,这样的上司,他还能求什么呢?  


转了两个弯,准备回...

回应我!(七)

每一天我都会很累,但只要看着你的眼睛,看到你眼眸明灭闪烁间倒映的是我的影,我就能轻松好久好久。

                                     ——蔡徐坤。


“...

找个群

有没有一个坤农群让我蹭一下🤔

你就在人生不远处(六)

陈立农从梦魇中苏醒时,身上裹了一层床单,床单上香味扑鼻,不是属于他的味道,他尝试移动了下僵硬的身体,便觉得全身都像散架了一般,脸、胸口、嘴角,没有一处不对他叫嚣着痛苦。

回忆昨天晚上的事,他记得带蔡徐坤来过胡同,但后面的经历就有点模糊了,似乎是那小子又对他动了粗。

可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他又明显记得触目所及的暴雪,那是谁把他搬进这个房间的?

蔡徐坤?

想到这他撇着嘴自嘲的笑了笑,怎么可能呢?自己还想天真到什么时候?

他吃力的坐直了身体,环顾四周,房间装潢的主色调全是粉红色,床头还有几个洋娃娃,看来这的主人拥有一颗可爱的少女心。

弯着身体下床,他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到没到他上班的时间...

你就在人生不远处(五)

“好,很好,懂得还手了?看来,我刚才救你是多余的,你是真的——想死了?”



尾音刚落,August抬起一脚重踹在陈立农的左腰上。


陈立农,好一个陈立农,从小到大你不是都只顾着我,宁愿自己受伤也不让我受伤吗?现在居然动手了?对我?


August越想越怒,理智都快被磨光。



陈立农重重的跌倒在木制的楼梯上,楼梯吱呀两声晃了几晃。


“呵,你到是以为自己很清高是吧?你这个怪物!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谁还正眼看过你?!你还不知好歹?”


说罢连着在同一部位踹了几脚。陈立农痛苦的咳嗽出声。...


简单一句我爱你(小甜饼?!)

小甜饼苦手。将就看- -


“农农,你对我来说很重要。”


“换个优雅的说法。”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再来个上档次的。”


“You are the only one i love。”


“夸张的。”


“你是天,你是地,你是我心里最可爱的小兔几。”


“日系的。”


“あなたは大切だ。”


“韩国风的。”


“내 마음은 너의。”


“合起来呢?”


“我爱你——”


以上这段话发生于昨天醉酒的陈立农和清醒的我之间,我其实不太想把他全部的面貌都展现给你们知...

回应我!(六)

猫在惬意的舔着自己的爪子,霓虹灯在苦等止步的旅人,而我安静的看着你,就足够美好。...


回应我!(五)


如果当时我没有改变心意拒绝去参加偶像练习生,我们可能会走散在这个冷漠的世界,成为两条无法相交的平行线。

这种如果,我想都不敢去想。

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为人所称道的奇迹。

      

                            ——蔡徐坤...

你就在人生不远处(四)

陈立农站在马路上,影子被路边的灯光拉得老长,他看着眼前行人来来往往,嬉笑、疯打,很是热闹。

大片大片白色的花自天坠下,落于他的鬓角,落于他的眉目,落于他的颈子,滑入他的衣内,最终侵染在受了伤的皮肤上,是种舒心的冷。

原来,下雪了——北国的雪,虽唯美却急躁,此时更是割破他梦境的利器。

圣诞节,又一个圣诞节,满眼白皑皑苍凉的颜色,总是他无法摆脱的魇魔。

离家的这四年,第一年,是在精神病院度过的,第二年,没钱交房租,在公园一个角落才睡了一会就被一堆流浪汉驱赶,几个月居无定所。去年,遇到Justin后终于人生逐步开始平稳,而今年的圣诞,又一切回到起始,回到了噩梦的源头。

这双脚,没意义的走过...

你就在人生不远处(三)

回过神来的时候,August已经不在洗手间内了,陈立农唯一记得的是,他那张染了鲜血的唇,缓慢的一张一合,“记住,这种痛苦,是我给你的,只有我能给你,你会回来的!我们大可以打个赌,亲爱的农农——”

留下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转身走了。

陈立农抬头木然看镜中的自己,狼狈不堪到了极点,他的手指缓慢的勾勒着镜中人的模样,心里滋生的厌恶感越来越无法控制,这究竟是一个怎样肮脏的人。

不止是身体,不止是外表,连同那颗残破的心都丑陋得要死,为什么——他的感情和别人的,不一样呢?为什么他要生成这样,一点点的自控力都没有,为什么?

吃力的整理了凌乱的衣服,简单清理了下脸上和身上的伤口,陈立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你就在人生不远处(二)

镜中的自己,离流泪的那天,已经整整四年了。

为什么,上天要让他们这样见面?

明明已经逃到这个城市了,明明已经不想再有任何瓜葛了。

“我,是怪物啊——”

没错,十二个指头的怪物。

看了看右手和左手小指头旁边的突起,陈立农眼里都是彷徨。

“农农,你没事吧?”Justin在洗手间外探头担心的问了句。

戴上眼镜,大口的呼吸了三两下。陈立农转头看着Justin,给了他一个微笑。

“我没事,你别担心。”

Justin见陈立农笑了,也跟着放心的笑起来。

“哎呀,我们两谁跟谁啊。是林彦琳那啰嗦的女人叫我来问候你的,他说,如果能坚持的话就请你务必坚持,这次August
之所以会来,是因为咱公司...

你就在人生不远处(一)

*兄弟文,明星坤X贫民农

*虐恋情深T T

*最后HE。

*求评论T_T.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陈立农都还记得,当初那令人心碎的念想。

       ——我想要的,从来只有一样,然而,终此一生,仍旧注定了,我没办法和最最喜欢的人相拥缠绵。

    坐落在A城中心最繁华地带的名为“MJ”的公司,名号在业内外都相当的响亮,凡是从事模特、设计、广告界的佼佼者,无一不想弄个MJ的名额,俨然是当代社会具有标志性...

想把以前没写完的兄弟文改编成坤农发上来,虐恋🙃但是会he,两篇一起更,有没有人看的,感觉这圈热情有点低迷呀😂

回应我!(四)

 

我从没说过,自我有记忆起,没有一个夜晚是不做噩梦的,直到遇到你,我才做了人生中,第一个美满的梦,第一个不愿醒来的梦。

                                   ——蔡徐坤。

蔡徐坤睡了一个太好的觉,这个...

回应我!(三)

*这篇文已经正式定为坤农,如果有攻受洁癖的同志,可以在此停止了。

 

*我是一个只要他们在一起,谁1谁0都没问题的麻麻粉(#°Д°)

 

 

 

 

 

 

 

 

关于我和你。

陈立农,我从没怀疑过,我们——

                     ——...

回应我!(二)

*俗话说,先苦后甜。

*OOC,慎入。

 

 

 

 

我不想让你难过,最心疼你的难过,可最后,让你难过最多的,却是我自己。

我明明这么喜欢你,这么的喜欢着这个世界上,只能遇到一次的你。

                              ...

回应我!(一)

*作者是农农的麻麻粉。

*也很喜欢坤坤这种努力优秀的孩子,目前喜欢坤农多一些,看以后农的成长吧,坤农农坤都好,可逆不可拆。

*OOC,慎入。

 

我爱你,陈立农,爱到秋去春来,眼光所及之处全都是你,你的眉眼弯弯,可爱笑颜,是我在这个世上最最珍惜,最最宝贵的。

我怎么会就这么遇见你了呢?陈立农。

我曾怀疑过,你不是天使,就是个魔鬼,你让我失去自我,你夺走了我,夺走了本该只属于自己的我,我有我的骄傲,我的自负,我的思想,你全都夺走了,把我赤裸裸的灵魂剥开,上面满满的刻着你的名字。最后,我已经没有原则,没有骄傲,没有自负,没有思想,所有的一切,不过全都是唯一的一个你罢了。

我...

Froggen。

从S2第一次看比赛,你一手冰晶凤凰所向披靡,我被你的技术所深深折服。

之后你带着队员转会,直至S4,你的成绩可能对大多数人来说不差,但对于我来说,我觉得世界确实欠了你一个头衔,你才是我心里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中单。

你几经辗转,如今入了Fox的大坑,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一神抗四腿,1V9从未停止过,每次比赛看到AD我就忍不住想吐槽,20分钟6000伤害,他妈的我上我也行啊,看到赛场上你的无奈,你的不甘,你的泪水,突然觉得一切都很不公平,你是那么有天赋的一个少年,在电竞场上拼搏了最美好的年华岁月,可为什么,就是遇不到好的队友呢?

战队几经保级,多次垫底,你的伤害在LCS所有中单中输出比率...

当时小兰花去了仙山还难过了一阵,如果他还在,一定会这样宝贝小月仔的😢😢

基基:

关于兰花小舅舅和小月仔还有个小短漫的脑洞一直没画,亲情向亲情向哈,不是什么CP~主要是觉得,如果小兰花还在,一定非常非常宠小月仔!希望小月仔一直在众人宠爱下长大哇_(:з」∠)_这波浪完赶紧和爹娘早早退隐啊。。

太美好了😍😚

蝶月我霹雳永远的初心和本命😭

四喵理论:

梗来自p4(自己做的梦 但是并画不出梦里那种幸福的感觉…(因为文盲

[Skam3同人] 关于我和Isak

深夜飙车,晕车。      答应了很久的厨房PL终于……    虽然是辆老爷车,有胜于无嘛(╥╯^╰╥)


关于我和Isak36:


扑灭我的双眼,我能看见你。

堵塞我的耳朵,我能听见你。

没有脚我能走向你。

没有嘴我也能呼唤你。

折断我的双臂我仍然可以拥抱你。

用我的心,像一只手。

止住我的心跳,我的大脑会转动。

纵然你在我的脑子里放了一把大火。

我仍会用我的鲜血将你托起。...


【Evak】Once again (1)

Isak这几年其实过得还不错,饭也会做了,也能夜晚一个人听着5 Fine Frøkner活蹦乱跳的狂嗨不止,也不用担心玻璃窗什么时候会碎掉,不会在好不容易收拾好之后又要整晚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裹在被子里睁眼到天亮,最舒服的,是不用去在乎那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去担忧那一个人精神上的大喜大悲。


是啊,不用担心了,所以这几年对于谁和谁都皆大欢喜了。


他重新找了一个男朋友叫Hopi,Hopi或许不算帅,不算撩人,但对他很好,他们相处得也很和谐,不论床上床下。


他们交往了快两年的时间,这两年里Isak挺迁就Hopi的,为了他学了各种菜式,学了钢琴,学会了成为一个内敛而温柔的男...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