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Evak】给Even的随笔。

——给遇到Isak之前的Even。






在苍凉的天空中,有什么浮现又茫茫然消失。

我的墓碑上插着最锋利的匕首,它完全没入了碑文上的死亡日期。

流云和风,彩虹和花,地狱没有滋养过这些梦。

于是我的呼吸灌满了心脏,找不到出口。

不知疲倦的努力靠近,靠近了那些披着华丽衣装的躯体。

沾染着宇宙色彩的画笔,内心的所有美好都描绘给你们,给你们。

把黑色潜藏在夜幕之下。

我快要不是我,我已经不是我,看着你们奔逃的影子,我没了踩住它们的想法。

总是朝着我脚底升起的太阳永远照不进我的眼里,它不是个好东西,只能让我行走在滚烫的高温之上,直至坠入炼狱。

镜子里那个懦弱、丑陋、思想肮脏,被神钉在道德十字架上的怪物,每次都嘲笑我伪装在唇边的笑容,我拼命的扳着嘴角向下,也没能塑造出一副生气的面孔,它只是越来越悲伤,越来越难过。

不,他才不是我,他怎么可能是我。

眼角酥酥麻麻的,红色的液体沾在了食指上,他在流着惨烈的眼泪。

你是Even吗?

噢,不,我不是,我只是一个被世界遗弃的鬼魂。

那我呢?我又是谁?

我是Even吗?

当Even有什么好?他只是一个死人的名字。

——

恶魔冲破我的思想的临界点,天空没有被缝补好的大洞一直一直一直的扩大,在我的吻,吻上了倒立着的古兰经时,我就死了。

我死了,死在了从空洞中倾泻而下的狂风暴雨和魑魅魍魉。

被他们带血的食指给审判,断了生途,滚入畜生道。

我也有想过,有过一点点的能让自己夜半无人时笑出声的小小希冀。

可以再不用去吃那些裹着各种颜色霉菌的三明治和小面包。

它是我生命中最色彩斑斓的,唯一有颜色的。

它能让我活着,也只是活着。

疯了一样的活着,流着鲜血的活着,带着面具的活着,违背我意愿的活着。

活着,和所有龇牙咧嘴的鬼一起,活着。



当我不再吸入那些色彩斑斓的霉菌,那些带毒的食物,我就死了。

在缠绵的雨中,死了,我死亡了。

没有致命伤口。

又处处是致命伤口。

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活过来。







这几张图片都是我觉得Even比较有意思的镜头,可以联想的有很多。


嗯,写了些我感觉的Even的心境,意识流的随笔,随便看看吧0.0









评论(2)

热度(29)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