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Evak】日常 Magnus受难日(下1)

各篇日常链接: 受难日(上)   受难日(中)   Song for u


作为好朋友,Magnus当然知道小基佬——Isak一点点的小秘密,比如他和他的帅哥男朋友Even刚在一起时发生的那些不可思议的幼稚得不得了的故事。

什么想拍个电影叫——一个不会在水下憋气的男孩啊。

Magnus不止一次嘲笑过这个名字,简直就是土鳖低端的代名词,光听名字就知道里面的内容根本不会有什么实质的内涵,他能想到的场景就是一个男孩在水里泡了几十分钟,在最后终于学会了游泳的励、志、故、事。

什么他们之间的那个默契——无数个平行世界啊。

最初听到Isak对他们几个用骄傲和兴奋的语气说这事的时候,Magnus根本没太听懂,他第一个反应是,难道Isak中邪了吗?他是在认为他们生活的世界是Harry Potter里的那种架空魔法世界吗?还无数个Even和Isak,想想都很恐怖——那这个地球上的单身狗得多惨啊,根本活不了,一点点存活的空间都不会有了!

这不是小孩才有的幼稚的想法吗?Isak都多大个人了?

而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理解Isak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现在他正在被类似平行世界的这个梗给折磨得头嗡嗡嗡嗡的响个不停。



在Isak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一顿Magnus和Vilde这对碍眼的异性恋情侣之后,Even拍了拍他的背,给他顺了顺气。

Magnus看到这种举动更加鄙视这两个人了,尤其是Even——怎么,你还怕你家Isak小朋友骂我骂昏厥过去吗?难道该被担心的不该是我吗?我虽然外表粗糙可我内心也是很细腻很需要保护的好吗?

想到这他一脸怨念的转过头瞅着Vilde,而后者坐回了沙发上一口一口的吃着东西——这女人到底是谁的女朋友?

对,就是在现在这一刻,这一秒,Even的右手抚上了Isak的脸,轻柔的捏了捏,低沉的声音温柔得能滴出水来——你回来了。

而Isak的左手覆盖住Even抚摸他脸的右手,歪着头笑得很幸福——我回来了。

重点是!

Magnus现在有抓着头发仰天长啸的冲动——这个该死的摄像机居然这么刚好的!恰好的!像选定好时间一样的!正在播放和这一段几乎一模一样的画面。

镜头里的Isak背着书包从门外走进客厅,而Even围着围腰正把刚做好的沙拉端到餐桌上,看到Isak回来,他马上空出忙着的双手,然后给Isak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音调都不带变化的,真恐怖,Magnus双臂怀抱住自己,打了个冷颤——这真是太恐怖了,他们难不成天天都这样?

镜头内的Even和Isak说完话开始了腻味死人的接吻。

镜头外的Even和Isak说完话开始了更加腻味死人的法式深吻。

口水吧唧声一声浪过一声。

这是不是就像Isak说的平行世界一样的?

不同的是镜头世界里的Even和Isak的穿着不一样——

靠——这不就是等于说不管哪个平行世界Even和Isak都是这样一对不知廉耻的同性恋笨蛋情侣吗?

Magnus吃惊于自己脑内的想法,心里苦不堪言——难道每一个平行世界的我都被他们这样残忍的对待吗?我的命运就这么悲惨?能不能举手抗议一下?——

Magnus捂着耳朵仔细的想了想,他是不是也该怀疑这是这个心机深沉的Even一手策划的?他有理由怀疑这个前科累累的家伙。


他现在好像有点中毒了,脑子里全是——你回来了你回来了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而他的女朋友——盯着面前的两个人口水快流了下来。

好吧——他认输了,他认怂了,能不能放他回家?



Magnus没能如愿离开这,在Isak眯着眼的不满神情下,Even一脸微笑看似诚恳的留他和Vilde吃晚餐。

他当然是条件反射就要张口拒绝,Vilde却已经彻底倒戈相向了。

他想回去的时候有必要对Vilde灌输一些自己才是他男朋友的思想,再这样下去,连他自己都要怀疑他们在一起是不是在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而这个世界的Vilde还在为一个个美男心力交瘁。

现在整个客厅的画面就是,Magnus盯着屏幕里的Even和Isak,脑中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该如何在这种环境下打发时间等待晚餐,说话是不可能了,他总感觉一说话就要落入什么圈套,今天的经历已经让他有了那么点被害妄想的意思了,Vilde则是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偷偷瞄着坐在他们侧面的Even和Isak。

Isak和Even,他们挤在一个单人沙发里,个子矮的那个坐在个子高的那个的大腿上,面、对、面、很、自、然、的、聊、天、微、笑、挑、逗、接、吻。


Magnus趁机瞄过一眼Isak的后颈,果然没有什么所谓的黑痣,这个Even——


——你脸上这是怎么回事?


——和Jonas他们玩了游戏,输得有点惨,我怀疑他们作弊。

——嗯?如果他们只想在你脸上画个E和❤的话,你可以多输点没关系。

——哼,这简直在糟蹋我帅气的脸。

——那么帅干嘛——我可不想凭空冒出很多情敌。

——唔……那你也要变丑点才安全。

Magnus听着这些话掏了掏耳朵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啊,好想回家睡觉。

而接下来的对话又让他瞬间来了精神。

——你今天还好吗?这对傻瓜情侣——

Isak瞪了眼Magnus的方向,又回头摸了摸Even的掉下来的一戳刘海——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哎……

Even垂下眼睑,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亲了亲Isak的唇角,拍拍他的屁股示意他起身。

——我还是去做饭吧,时间不早了。


Even进了厨房,Isak看了会他的背影就转过头恶狠狠的盯着Magnus和Vilde。

Vilde耸了耸肩,然后指了指Magnus,表示很无辜——我只是来找你的,并不是和他一起来的。

Magnus心里苦啊,但是又反驳不出什么话,只能我我我个半天。

难道他该说他和Vilde一对正正当当风华正茂的小情侣被Isak的男朋友只身一个人给狠狠的秀了一脸的恩爱吗?

谁信?

Isak吗?算了吧?这个被爱冲昏了头脑了无知小屁孩。

而且!!!

Magnus心里诅咒Even诅咒了一万次,这个人为什么刚才要叹气?妈的这不是让误会越来越深吗?他是要看自己和Isak友谊的桥梁就此断裂吗?哇——这个Even——

——噢,Fuck!!这玩意——

屏幕里的Isak大叫了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去。

——N.W.A的绝版专辑,当时可是Jonas和Magnus他们凑钱给我买的生日礼物,很怀念啊得有六七年了吧。

Isak拿着一个旧箱子翻出来的唱片上下翻看检查着,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Even双腿盘着坐在地上,单手撑着下巴,看着Isak笑意满满。

——他们都知道你爱什么。

——那当然,多少年的死党了。

——真庆幸我还没遇见你的时候你能交上几个这么棒的朋友。

——棒吗?我才是里面最出色的那个好吗——他们才是该庆幸认识了我。

Magnus下意识的猛摇了几下头,幸好Isak正盯着屏幕里的自己和Even,没有把视线放在他的身上。

——嗯——你当然是最性感最帅的——

——唔——

——但全赖能遇到他们,你才能长成现在我最爱的模样,我非常感谢他们,Isak——说真的我以前还把Jonas当成过情敌,你知道,他对你好得过分,可后面我弄懂了,他更像一个小长辈,给你很多溺爱,Jonas很成熟,我想你们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的时候,多问问他的意见总不会是一件坏事。

——嗯——他是对我们很好——对我很好,你这么看好他,那Magnus和Mahdi呢?

——Magnus很单纯,除了对感情的事有点不得要领之外,他非常值得交往,并且很有意思,虽然平时喜欢发呆但在你真正有问题的时候我想他可能也会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来帮助你的,Isak——至于Mahdi——我接触得也不多,但我想,能和你们这么要好,他肯定也不差——

——你很羡慕吗?帅气的Even。

——不,我不羡慕,以后你的朋友也会是我的朋友。我只是很感动,也很感谢,感谢你在还小的时候遇到了他们,这一段段的路让你成长得这么好,我才能第一眼就为你所吸引啊Babe——

————————————————

————————————————

之后镜头里面的Even和Isak是亲亲也好,是拥抱也好,甚至是滚床单也好,Magnus都没怎么注意了,他现在脸颊有点发烫,原来Even是真的这么看他的吗?

他很好?对于Isak来说也是很特别很重要的存在吗?

他的意见有时候也能成为宝贵的参考吗?

可那个对于感情不得要领是什么情况?他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虽然没什么今

天整整一天并没有有女朋友的真实感就是了。

他现在居然有点心花怒放。

等等等等————

Magnus没放任自己的开心旋转飞天,他适时的控制住自己的心绪——不要高兴得太早——毕竟这是那个Even口里说出来的话,真实度要大大的打个折。

可——Even会对Isak说谎吗?

即使Even对他说慌,可Even对Isak说谎这种事,Magnus还是不怎么会信,因为他看过太多太多Even看Isak的眼神——那么迷恋又那么不安。

哐当————————

从厨房传来的碎物声响把Magnus的思想拉了回来,他看了眼Isak,Isak皱了皱眉三步并作两步朝厨房跑过去——

——Even——

Isak焦急的声音把Magnus也吓到了,Vilde推了推他,他们一起也跟着向厨房走过去,然后在厨房门口等了几分钟。

Isak进去没多久就和Even走了出来,Isak扶着Even,Even埋着头,刘海一缕一缕的飘下来遮住了他上半边的脸。

Isak对着Magnus和Vilde摇了摇头做了个嘘——的禁声动作。

错身而过的时候,Magnus看见Isak扶着Even的手臂上滴了一滴从空中降下的水。

Magnus惊讶的睁大了眼,而Isak空下来的手遮上了Even的眼睛。


Even和Isak进了卧室,Vilde去厨房收拾东西,Magnus盯着卧室房门看了会,他这才想起来Even是个有躁郁症的人啊,和他的妈妈一样。

这类人的心思都极为敏感,发病的时候喜欢戏耍别人,夸张点的时候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是唯一一个能拯救地球于水生火热中的英雄,而低落的时候,那就是谁都进不去的黑暗深渊,是光都无法照射到的地方。

或许今天,Even只是想找个人聊聊天呢?

或许今天,他是因为Isak不在感到不安了呢?

Magnus想了很多,Vilde整理好厨房的一切后对他努了努嘴,Isak也从卧室走了出来并轻轻的关上了卧室的门。

——抱歉,Vilde你能去烤些面包吗?奶酪在冰箱第二层。

——OK。


Isak倒了一大杯的冰水,在和Magnus坐到客厅沙发上时就一口气喝完了。

——呼。

——Isak,Even——是发病了吗?

Isak把水杯轻放在桌上,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所以,其实一切并不是你们看到的那么美好——

——我早该想到,而且你还小,Isak,你可以不用承担那么多——我是说,你可以在Even发病的时候多多依赖别人接受他们的帮助,比如他的父母,或者你的——

——不,Even很倔强,Magnus,我真的这样做的话,我怕他会认为我没有足够的能力来照看他和他的病,这样他会乱想的。

Isak胡乱揉着头发,情绪很低落。

——我们已经很刻意去忽略那些光后面的黑暗,总觉得不去在意它,那它就不会伤害到我们,我们每天都想表现出对对方的爱,想对全世界表现出我们非常相爱,我们都以为这样会掩盖住一切不美好的,会掩盖一些我们担心的,让我们不安的。

——可我们不去看它,它仍然会来骚扰我们。

——Magnus,我知道我年纪不算大,这就是我现在无法完全去除Even不安最大的问题,我感情上的事经历得太少,我不知道我该怎么样做才能让Even彻底知道,我会决定和他住在一起,是因为我非常看重和他的感情,我设想的未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他的存在,我不是玩玩就好,我甚至每天都在思考要怎样才能和他生活得更好。

——Magnus,我该怎样做,怎么才能让Even完全把自己交给我,让他相信我也能照顾他,照顾他的病,并且我也很乐意被他照顾,我该怎样做,才能让他知道他和我在感情上是平等的——


——我们的感情,和他的躁郁症没有半分关系——你知道,从我知道他有躁郁症的那天起,我感觉他和以前就有些微妙的不同了,他好像总是对我很小心翼翼——


——我不想让他觉得我随时随地都有会离开他的可能。


——Magnus,我该怎样做?


Magnus低着头想了会,慢慢的拉长了声音的语调——Isak,感情的事我比你经历得更少,但是——


——说“我爱你”吧Isak,每天对他说一说,说到他深信不疑。



说“我爱你”吧。




那篇新脑洞——记忆石中景写完后一发发上来,感谢点过小心心的盆友!


这篇下章完。


评论(23)

热度(209)

  1. lriscarter此生悠然 转载了此文字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