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EVAK】Song for you

反复看了几遍第一集的EVAK所有镜头,已经变成了天边的烟花。

脑补了一段同居的原因。

刚回家  大晚上一个小时撸完的,歌词渣了些随意看看就好0.0


感谢@士查辛瑞拉 的图图,触啊有木有   幻想Even给Isak就这个姿势深情歌唱,OH MY GOD。

——————



The song is only for you。


—— 你过来。

Isak跟着Even的口型琢磨出了这几个字,然后在众目睽睽下走到了他男朋友的身边,把手安放在男朋友的掌心里。

吉他的最后一个弦音消失在Even离散的指尖,在场的朋友都不吝啬的鼓起了掌声,虽说总共也就那么四五个人,却还是让Isak脸带粉红的悄悄低下了头。



圣诞之夜过后的第一个大事件发生在Even的公寓里,他聚集了Jonas、Magnus、Mahdi还有不意外的跟着Magnus到来的Vilde和不知道从什么渠道知道这个小聚会的Eskild。

Isak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他到Even公寓的时候,啤酒已经被他几个好哥们喝得所剩无几,他本来应该生气的,凭什么自己男朋友举办的Party自己会是最后一个参加的啊?凭什么?可是在看到Even人畜无害的笑容时,他又怂了,一切的不满又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管他的呢,Isak心想,反正他只要能天天见到Even这样的笑容,什么都不那么重要了。

吃饱喝足天南地北各方闲聊终止过后,Even把外放的音响按下了暂停,他清了清自己低沉的嗓音,把一直安静待在房间一隅的木吉他抱在了怀里。

—— 抱歉,占用大家娱乐的时间,但我现在真的很想把这首歌送给站在你们中间的,那一个人。

Even神色温柔,食指随意划过吉他的一组和弦,美妙的音符就扩散在这个并不是很宽广的空间里,大家开始屏息以待,并时不时的用眼光调戏另一个主人公。



Isak站在Even的面前有点发蒙,他刚刚听到了什么?他的宝贝男朋友给他深情的唱了一首自己作的歌曲?

靠,这真是—— So Hot。

Even拍了拍自己的双腿间的位置,Isak就这么被蛊惑,乖乖听话的坐了过去。他没有时间为这种体位感到不自在和羞耻,他还陷入刚才的歌曲里没法回魂,好在大伙并没有过多的嘲笑他们之间的粘腻,除了Magnus不服气的抱着Vilde啾了两口。

Even环着Isak的腰,把他整个搂在怀里,他在Isak的耳边轻声细语,所有的呼吸都印在了Isak的耳廓上,酥麻酥麻的。

—— 我教你?

—— 嗯?

—— 这首歌,想学吗?

—— 想。

Isak的手指被Even捣鼓着放到了吉他弦上。

—— 放松。

Even挑了挑眉,Isak侧眼看他,有时候他觉得,这人简直精致到人神共愤,特别还像现在这样露出两颗小虎牙如鱼得水的欢笑时。

更特别的,他还用这种要命的笑容要命的嗓音要命的近距离唱着一首情歌的时候。

任何人都会爆炸的。

Isak手指麻木到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只是随着Even的掌控在移动着。

这是Even写给他的歌啊,是Even刚才在他最重要的朋友们面前唱给自己的歌。

他虽然觉得有一点点的不好意思,但更多的是感动。

在Even看着他,第一句歌词缓缓飘入他耳内时,这种感动就快要化成眼泪流过脸颊。


—— 你认识Isak Valtersen那个金发帅气的男孩吗


—— 你若是见到他 请帮忙转告


—— 一个叫Even Bech Nesheim的人把灵魂遗落在了他的身上


—— 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


—— 是在向世人宣战


—— "我爱你"的心意


—— 谁能为敌



—— 你知道Isak Valtersen那个金发帅气的男孩吗


—— 他喜欢把棒球帽反戴在头上面无表情的穿梭在人潮


—— 他的眼里是暖风过境的幽绿青草地


—— 让人就此沉溺


—— 却只是他耍酷的小小手段


—— 让你成为俘虏


—— 在他掌间的地狱



—— 你知道Isak Valtersen那个金发帅气的男孩吗


—— 他是阿佛洛狄忒眼角最后一滴眼泪

—— 他幻化人形

—— 把性感留给了自己

—— 把爱情分给了一个神经病


—— 你知道Isak Valtersen那个金发帅气的男孩吗

—— 嗨

—— 他可是个在水下都能呼吸的人鱼

—— 别介意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 实际他在水下憋上三秒就算你赢

—— 看吧  

—— 他已经皱着眉头嘟着嘴开始生气


—— 你知道Isak Valtersen那个金发帅气的男孩吗

—— 你遇见他肯定也会为他所迷

—— 海风吹过峡湾的水流

—— 把所有包容的温柔吹到他飞扬的发尖

—— 一举手一投足

—— 罪恶与暴力都得缴械投降变为温顺的猫咪


—— 你知道Isak Valtersen那个金发帅气的男孩吗

—— 请告知他

—— Even Bech Nesheim渴望和他在百老汇的舞台中央相遇

—— 共谱华尔兹一曲

—— 请告知他

—— 狂风暴雨也没关系

—— Even Bech Nesheim愿做他永远的蓑衣和永不生锈的伞具


——  你知道Isak Valtersen那个金发帅气的男孩吗

——  他喜欢玩一个每分每秒的游戏

——  和一个在21:21的时刻拉着他私奔的人

——  和一个在21:21的时刻在冷风中等着他的人

——  对

——  就是这个在21:21时刻来到世上的人啊

——  他拯救了一个孤单彷徨的魂灵


——  你知道Isak Valtersen那个金发帅气的男孩吗

——  你若是见到他  请帮忙转告

——  Even Bech Nesheim正穿着一身他们初见的衣装在等着他

——  等着他的一句

——  I Do

——  I Do


——  所以你见过Isak Valtersen吗

——  你知道他的善良和可爱了吗

——  你可不能爱上他

—— 因为他只能是一个人的

——  只能是一个人的


—— 你见过Isak Valtersen这个孩子吗

—— 他是Even Bech Nesheim永恒的恋人




第二遍的歌曲尾声完毕,Isak有些手抖的抓住了Even环着他的臂膀。

Even右手横跨过他的胸前,嘴唇在他的颈项上摩梭了会。

——  Even Bech Nesheim的男朋友,你现在愿意和他住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吗?

——  什,什么?

“傻吗Isak,刚才那歌你到底听没听进去啊?”Magnus在一边跳脚大叫。

Isak瞪了他一眼,想了想,然后笑着捏了捏正一脸认真看着他的Even的脸颊。

——  I Do,I Do,Isak Valtersen永、永、远、远的男朋友。




“我们家的屁男孩长大了。”Eskild在人群中抹着眼泪,“——  要嫁人了。”


“Come on,Eskild,你会嫁但我不会,我是娶好吗?”Isak从感动中抽离,狠狠反驳Eskild的疯言疯语,“再说,这只是同居,同居而已!”


—— 哦~~~~~同居而已~~~~~~~~

众人异口同声。


大伙早早的散场了,敲定好帮忙搬家的时间就把暧昧的空间留给了小两口。


他们相拥着躺在Even那张从来都被Isak不断抱怨的窄小的床上,Even的食指一圈一圈的缠绕着Isak翘起来的一缕金发。

——  你怎么老是这么多离奇的点子,还有什么是你不敢想的,是你不敢做的?

——  怎么会没有?我不敢想离开你的生活,我不敢做让你难过的事。

Isak笑了两声,伸出舌头舔了舔Even的唇瓣,跟着进入他的口腔,又舔了舔他的小虎牙。

——  牙尖嘴利,是你的两颗尖牙在作怪吗?我要不要咬掉它们?

——  咬掉了,我怎么吃你啊宝贝?

—— 我今天都没有喝到酒,你看,搬家肯定要庆祝的吧?我们要不要多买一些。

—— 你还没成年,可以多喝些果汁。

—— 唔……

—— 周末再说吧,看看你能给我什么来交换咯。

……


礼拜天一大早,Even穿上了他和Isak第一眼遇见的牛仔衣,他趴在还在熟睡中的Isak身边,摸了摸他的脸,数了三声,把他从睡梦中吻醒。

—— Isak Valtersen先生,新的生活要开始了,你还要睡吗。


Magnus:“Isak,Even把东西都给你打包好了你他妈的还在睡?你是猪投胎吗你?”

Jonas:“Magnus,你声音太大了。”

Eskild:“Mahdi,你先把这个装满屁男孩的内裤箱子给搬到车上去吧。”

Mahdi:“Shit,我们是苦力吗?有没有劳动费啊?”

Jonas:“Mahdi……”

Isak忽略掉这群扰他睡眠的不速之客,只睁开朦胧的眼,望着眼前看上一百年都不会厌倦的脸,然后他听见了风的祝福和吟唱,吟唱着Even的那首歌。

睡眼惺忪,仍旧不妨碍他看见美好的阳光,还有美好的未来。


早上好,Even Bech Nesheim,我的爱人。

他用只有Even听得到的小小声音甜蜜的说着。


评论(39)

热度(215)

  1. lriscarter此生悠然 转载了此文字
  2. Salvation此生悠然 转载了此文字
    大大的每一篇文我都好想转肿么办以及这歌词写得太让人心动了啊啊啊啊啊Isak绝对是听得一脸娇羞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