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Evak】Fear 续1

 The third fear:
 
Isak valtersen said the world's most cruel words。
【Isak Valtersen说出口的世上最残忍的话。】

My life my love,只要你愿意,会说的,不管是一千句的我喜欢你,一万句的我爱你,我都会说的,只愿能换你永远不再对我说出那一句“我不爱你了”。

你知道我的生命树依附在你的掌纹中,它的每一片叶,每一枝丫,生命的旺盛与枯竭,全都与你的脉动息息相关,生死存亡,尽系在你一念之间。

我和Isak在一起还不到一年时就发生了对我来说非常崩溃的事,它几乎成为我抹不掉的梦魇。尽管这段回忆已相去甚远,可每次只要一不小心让它趁虚而入流窜到脑中,炎热夏季我都能感到全身冰凉到如身处极地,把额间的汗通通化为冰珠,刻骨的荒凉和无力。

直到今天,Isak可能都不知道,当初他口中普普通通的一句轻描淡写,会成为差点杀死我的最残忍的利器。

那是周末刚过的新的一个礼拜一,阳光正好,温暖舒适,我仍记得那天出门前还对着太阳的方向深深的吸了口早晨空气特有的清新,去Nissen途中一路吹着口哨,心情美妙至极。

我在为马上就能在学校见到我的小男友而高兴不已,已经有两天没见到Isak的我,非常非常非常的想他。

Isak那段时间的生物分掉得有些严重,排在了Sana的后面,他把这归咎于我们天天黏在一起的缘故,所以他周末拒绝见我,他要珍惜看书的时间。

甚至在某一次通完电话后,他连电话和短信都谢绝了,原因居然是他觉得我的每一句话都有勾引他的嫌疑,他很大方的承认自己在通话时动手解决了两次,而这些,以他的话来讲,全都是我的责任。

Shit,我想你也错了吗Isak?其实我很想反驳,但又无从反驳,因为我对他说的话即使是当初对着Sonja,也有很多的难以启齿,我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电话里,短信中,面对面时都能把一句句羞耻的话表达得如同一个情圣而实际上更像个变态的奥斯陆猥琐青年。

爱这个字很可怕,Isak这个人很可怕,面对他们,我只能俯首称臣,任由自己变成越来越陌生的样子。

我只要看到他,第一个念头永远是把他揉进我怀里,闻着他身体上我所眷念味道的同时递上我的唇。我只要听到他,就克制不住脱口而出完全不用经过大脑审视的情话,肉麻程度不可想象,你信吗?我可以不睡觉不间断的对着电话那头或许早已熟睡的人用一百种不同的语调说上一个晚上的“Isak,我爱你”。

热恋期的欲望总是显得尤其严重,表现在我上课时的漫不经心,并且思维总是能跑到Isak在我身下赤身裸体脸泛潮红的模样,他说他要我,疯狂的想要我。

所以该死的,经不住妄想的诱惑,我勃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在神圣的课堂上,这成为了我的原罪。

对于Isak的所有课程,我早已经了然于心,那天扛了两节课的时间,才翘课去找他,特意选了他们在上体育课时。

我在体育馆门外看着男孩和他的同学们在球场上挥洒汗水,充满了少年独有的向日葵气息,不知道他了不了解自己对于我是有一种怎样的魔力,他的一举一动想要煽动起我心底的火总是太过易如反掌。

他发间甩出来的带着银光的汗滴,他漂亮的唇间发出的喘息,他纤长的手臂擦着额头的动作,弯着腰被紧贴的运动裤勾勒出Bottom性感的线条,对我都是致命的Attraction,致命的Poison。

我对着他的方向吹了声口哨,不意外的,他在一秒内就转过头看到了我,我挑着眉的玩世不恭,衬在他翘着的唇角上,我们拥有着同一种笑容。

“Halla”。

“Hey”。

“Badboy,我想你了”。

“I'm a liar,我在企图欺骗自己,可该死的我他妈也想你想到心绞痛。”

“嗯哼,所以你对你的周末复习远离Even的计划后悔了?”

“噢,这是我做过的最愚蠢的决定。”

“你希望我怎么做?”

“把我就地正法Evi。”

“现在?”

“立刻。”

我捧着Isak的脸激烈的吻着,我们撞在更衣室的铁门上,发出一连串的银铃声响,我们拼命啃咬着对方,像吸血鬼对鲜血永不满足的渴望,我被他推倒在地上,他跨坐在我的腰间,我伸进他运动衫的手游移在他每一寸皮肤上,他的表情从清明变得迷离,他把手放入我的底裤内,我的理智也开始慢慢抽离。

满室都是旖旎梦境里长着小翅膀的天使,他们奏响着一首首原始欲望交织着爱情的赞颂诗。

门外的脚步声渐近渐远渐起渐落,Isak咬着唇,把体内压迫而出的声音抑制在牙口,偷情似的我们的举动,刺激到浑身毛孔都在偾张,我在他体内最温暖的地方磨磨梭梭,流连到永远都不想离开。

…………

刚好穿戴完衣服的时候下课铃声适时的响了起来。

“我们越来越大胆了,从洗手间一路做到了更衣室,你简直是个恶魔,Even,你怎么有能力把我变得这么……这么……嗯……”

收拾好地上的残留物,我对着Isak的耳内吹了一口气,“淫……荡?”

他抖了抖,翻了个白眼,愤愤不平,“Fuck you Even。”

我笑了笑把他搂过来亲了一口,“Babe,对深爱的人有克制不了的欲望,才是正常的。”

“得了吧,我现在下面空荡荡的,感觉很奇怪。”

Isak扯着运动裤的裤腿对我抱怨。

“没办法,谁让你忍不住,总要清理地上的东西吧。”说完我把他的内裤揣在了兜里,拍了拍他被薄薄的布料紧贴着的屁股,“洗干净给你送去?”

Isak抱着头哀叹一声,“我感觉为了我的肾着想,说不定有一天我会和你Say Goodbye的。”

“宝贝,你吓到我了。”

我拿起他的外套套在他的身上,打开了更衣室的门,然后就看到一个男孩背靠着外墙上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们。

“……Hi。”

“Hi Isak。”

他和Isak打了招呼,Isak有点别扭的拉着我就走。

经过男孩的时候我特别留意了他的眼神,在Isak颈间的吻痕上游移不定,我皱着眉头把Isak披着的衣服拉得更高一些。

“他是谁?”

“他?刚转到我们班的。”

“我不太喜欢他。”

“为什么?”

   …………

很多你觉得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不可能发生的坏事,那么恰巧的在百分之零点几的概率中触发时,肯定比雷霆闪电还要来得危险,拥有把你一击击毙的能力。

尽管Isak后悔他该死的周末远离我的决定,可第二个周末,我仍然没有见到他。

并且之后礼拜一到礼拜三,我都没有见到他,到他们教室找他时,得到的答案总是【不知道】【没来上课】【第二节课就翘课了】。

然后所有的电话所有的短信都没有得到回应,找了Eskild和Noora,都说好几天晚上没回去睡了。

是的,我已经濒临发狂的边缘了。

我不知道他出什么事了,严不严重?为什么不联系我?难道我不是他最该依靠和相信的人?各种不好的想法每天都吞噬着我。

而在我收到Isak久违的短信的时候,却希望他永远不要以这种方式联系我。

【Even,很突然,但抱歉,我想了好久,我想我并不爱你了。】

就这么简短的一句话,这么简短的几个字,Isak否定了他对我的感觉,我不敢相信,我揉了几遍眼睛,可眼前的字没有一个产生变化。

【这玩笑我不喜欢,Isak,你敢用你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对我说吗?】

我等了很久,大概几个小时?然后那一年对我来说最黑暗的一天在他发给我的音频里扩张开来。

【Even,我不爱你了。】

他说,Even,我不爱你了。

用我最依恋的声音,用我最陌生的语气,他说,他不爱我了。

我不太记得那天晚上我是怎么度过的,我只记得好像天还黯淡无光的时候,我就到Nissen门口了,联系不到他,我只有在学校堵他,以我当时的状态想出的最笨拙的方式。

老天对我还是不错,至少天气还好,没有让我受尽冷风的嘲笑。可相反的,本该是世界上我认为对我最好的人,他却用行动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扇得我所有美好的回忆都变得支离破碎。

我确实堵到Isak,却也堵到了一个心灰意冷。

是那个我们在更衣室外见到的男孩,那个转学的男孩,他攀着Isak的肩,他们从同一个方向有说有笑的走过来,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我多看了男孩几眼,然后我想我发现了我讨厌他的原因。

他和我有几分相似,连穿着气质上都很像,可他笑起来更阳光,当然,他肯定没有该死的躁郁症。

Isak,你当真的?你找到了一个没有躁郁症的“我”,然后就把有躁郁症的我抛弃了吗。

我不敢再想,不敢再待在这个学校,不敢再上课,我逃回家父母的家,看到正在厨房忙活的妈妈,我从身后抱住了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我能感到她后背的衣服越来越湿润。

我妈妈没问我任何问题,接下来我放心的把自己融入黑暗的自己的房间里,锁了一天一夜。

而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我想得最多的就是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我会怎么样?想着想着就捂着肚子笑了,有我阳光不会更美好,没有我地球却一样转得那么有底气。

只是我想,如果没有我,我就不用听到Isak说的那些让我绝望的话,这也挺好,但又一转念,如果没有我的话,他肯定就不会坦诚的认识真正的自己,至少不会那么快的认识自我,那他一定不会快乐的,想到这,我又犹豫了。

我想我不太妙,我的老伙计估计快要找上我了。

在这种时候,不爱睡觉的我总能变得嗜睡,我不太清楚那之后我到底沉睡了几天,不过这是我第一次感谢我的躁郁症,至少这次它发作的那么及时,它让时间走得很快,它没有让我在清醒的时候面对这些该死的感情的事。

我醒来把盖住全身的被子掀过头顶的时候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我看到了一个小小的红色的盒子放在一只棱角分明的手掌中,我碰到了那个盒子,想看看是什么,握着它的那只手却越捏越紧,越捏越紧,然后从我的被子里弹出了一个巨大的野猪头,它的头上系着蝴蝶结,它扑哧扑哧的对我叫着,一猪蹄把那个盒子扫到床底,我一个飞身把盒子死死的护在了怀中,接着猪就扑到我身上咬了我一口,咬在我的喉头上,我大骂了一句发现出不了声,反倒是野猪说了一句“You are so hot。”

………………

我吓得冷汗直流,挣扎了几下突然瞪大了双眼,我看到纯白的屋顶,重要的是,眼前有一张放大的Isak的脸,我时时刻刻想着的脸。

“你……”

我全身都僵硬着。

“你梦到什么了Evi,把我扯来扯去的还骂人?”

“Isak?”

“干什么?”

“Isak??”

我在做梦?

“咳咳,不管你刚才发什么神经,这个是给你的。”面前的男孩用手抠了抠脸颊,嘟着嘴,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唔,你愿意和我一直在一起吗Even?”

我接过他掌中眼熟的红色盒子,感觉重得有些握不住,我的手有点发抖,可好在没有任何人看见,盒中躺着的是一个铂金的指环,上面刻着Isak的名字。

“你……”

我的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为什么?Isak为什么在我家?捧着一个戒指?他前两天发给我的短信说的话,是我产生的幻觉吗?还是现在才是我产生的幻觉?

“……他妈的好丢人,你倒是说话啊,我这可不是求婚,我才刚成年,我得过两年,再说,求婚得你来求……”

……

……

“Fuck You,E……”

我咬着唇把他拉进了怀里,我嗅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感动得想哭。

“Isak,如果这世界上没有我怎么办?”

“那这个世界上,也一定不会有Isak这个人了。”

……………………

“什么?你去打工了?”

“不打工哪里有钱买这一对戒指?我也想做点什么啊。”

“你没告诉Eskild和Noora他们?”

“没有,Eskild是个大嘴巴,我不确定他会不会把我的计划告诉你,再说Nissen禁止学生打工,我得小心行事。”

“你为什么,会发那段话给我?”

“哪段?”

“……”

“噢,那个,愚人节的固定项目啊Evi,那天和Jonas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被惩罚了。”

“你不会选择真心话?”

“What?愚人节的游戏只有惩罚一栏,大冒险的两个选项,一是要和一个学妹亲一百次,另一个就是发短信,你真要我选第一个?”

“……为什么不让你和我亲一百次?”

“我感觉真这样惩罚的就不是我而是他们了,他们不会这么蠢的。”

…………

在上学的途中Isak和我谈论他这段时间都在做什么,然后该死的,我又看到了那个和Isak同班的转学男孩,他和Isak相互打了招呼还对Isak眨了眨右眼,我捏紧拳头很想揍人。

“我看见了。”

“嗯?”

“有天早上你和这家伙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一起来上课。”

“这几天我都在他家复习功课,我们又在一起上班,还要互相保守秘密,这家伙似乎很崇拜你,你没感觉到吗?他一直在问我你的事,连穿着都在模仿你,有时候我都想揍他了。”

“崇拜我?”

“对啊,看了你的普京和美国队长的小短片,还有一些你在Bakka的英勇事迹,他每天要在我耳边夸你几十次,太恐怖了。”

“……你和他关系很好?”

“还行吧,从打工开始走得比较近,他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就一直来烦我,不过他生物成绩很好,这次还帮我拿了六分。”

“我还是不太喜欢他。”

“所以说上次就问你为什么了?”

“大概,他确实很像我?而且也没有我有的那些不好的东西……”

Isak叹了口气,然后在大街上环着我的腰,他说,“Even,没有人像你,你是唯一的,My only。”

我回抱他,在他的唇口印上一个永恒,“我的小爱人,那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永远别再对我说,你不爱我了。”

Hey,My love,你知道吗,在这个世界相遇,其实我们最多只有百年的时光好好的看着彼此,百年前的我们,都不是我们,百年后还会不会存在我和你,如果存在我们又要花多少时间相遇,相遇后会继续相爱吗?会继续相守吗?我经常考虑这些问题,可到头来我发现,那些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出生前和死亡后,和我没太大的关系,我只想在能呼吸的时候,好好的守着你,在每一秒前进的时间里,固守着我们得来不易的相遇和相知,相守和相恋。

世界这么大,你和我都出生在了这个叫奥斯陆的地方,时间的河流那么广阔,我们仅以两岁的差别生存在了同一时代,然后我留了一年学,特意等在了最美好的年纪,为了遇到最美好的你。

我已经这么这么的爱你,你应该可以感觉得到,所以不要再说你不爱我,那将会剥夺我几十年人生全部的意义,我相信你不会这么残忍,宝贝。

我会说的,在以后的人生里,不管是一万句,一百万句的我爱你,我都会说的,Isak。



嗯,最近生活发生了一些事,回来时发现对Evak的感觉好像淡了不少,这让我挺慌的,因为我还有很多坑没填,但如果没感觉了,我是不敢下笔的,下笔写出来的没有感情的东西,别人看了也会乏味,就像上一篇的那年渺茫细雨,那更像是记录我一个脑洞或者是做梦的一个情节,而不像正经的一篇文,自己通篇看下来都觉得没意思。

回来看了一些文,觉得都写得好好,比我好太多,因为写手们对Evak的爱正热烈,而我似乎在慢慢渐退,所以这两天我又回味了一两遍SKAM,发现还是会因为他们微笑,还是很憧憬这么美好的少年爱,所以我想,除去生活中的琐事,我也会慢慢的找回当初对他们的感觉,然后再记录下我自己笔下的Evak,即使写得不好,但起码能感动自己,这是最重要的。

不为写而写,因为超级的心动和喜欢而写。

另外,愚人节快乐- -。

评论(12)

热度(92)

  1. lriscarter此生悠然 转载了此文字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