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回应我!(三)

*这篇文已经正式定为坤农,如果有攻受洁癖的同志,可以在此停止了。

 

*我是一个只要他们在一起,谁1谁0都没问题的麻麻粉(#°Д°)

 

 

 

 

 

 

 

 

关于我和你。

陈立农,我从没怀疑过,我们——

                     ——蔡徐坤。

第二天朱正廷起得很晚,他照顾蔡徐坤到快天亮,实在撑不住就睡了过去,等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蔡徐坤的床上,而床的主人已经不知去向,他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快到正午。

起床换衣服时突然想到了昨天的闹剧, 他担心此刻NINE PERCENT的丑闻是不是已经席卷各大媒体,急忙拿了床头柜上的手机翻找起来,结果关于他们的新闻是挺多,大事小事,真实的虚构的,什么都有,可就是没有任何一件是和昨晚的事有联系的,他松了口气,看来公司公关的能力还不错。

而让他在意的还有一条微信信息,是他们的经纪人大哥发来的,内容是通知两天之后,他们即将前往美国,开启进修之旅。

穿戴完毕的朱正廷打开房间大门后正巧和端着一碗牛肉汤的蔡徐坤打了照面。

他看到蔡徐坤嘴边的伤口,顿时觉得有点尴尬。

“醒了?喝碗汤。”

蔡徐坤绕过他,把手上的汤放在了柜子上。

见朱正廷呆在门口,蔡徐坤坐在床上歪着头催促着,“睡傻了?叫你呢朱正廷。”

“——。”

“真傻了?我去叫个老中医来?”

“行,喝汤。”

行吧,是他自己想太多,蔡徐坤看起来不能再好,还能调侃自己。

“知道我们要去美国的事了?”

“嗯,刚看泰哥发的微信了。”

“嗯,今天明天可以好好休息下,过会去泡温泉吧?”

朱正廷差点把嘴里的汤给喷出来,这心情看起来不是不太好,是太好了吧?难道一个晚上的时间这人就想通了?这么快?

“嘿?你这人今天有病吧,一直无视我干什么?”

朱正廷翻了个白眼,“不敢不敢。”

他怎么敢,经过昨天的事他可以肯定蔡徐坤从内里切开来绝对会比乌贼还黑。

喝完汤后他们当真浩浩荡荡出发去泡温泉了,加上尤长靖,小鬼,Justin。

林彦俊和王子异留在宿舍补眠,他们忙了一整夜,范丞丞则是怕晒黑加上懒,躲在家里不想动。

一路上尤长靖都特别兴奋,Justin靠到他身边推了一把,“喂,尤长胖,吃了兴奋剂啊?”

“贾富贵,没大没小,小心我弄你啊。”

Justin闻言更加肆无忌惮,居然小跑助攻整个人趴在了尤长靖的背上。

“贾~富~贵,你可能不知道屎字怎么写哦。”

“我真是不想吐槽你了尤长胖,来跟着我念——死——嘶一死——平舌。”

——

尤长靖一顿爆发,边骂边追着Justin向前远远的跑离了后面的队伍。

小鬼打了个哈欠,不解道,“为什么尤长靖比我大这么多还这么有活力?”

蔡徐坤和朱正廷同时回答,“因为温泉有好吃的。”

小鬼看到两人的默契,不由自由的来回看了一下,这一看可给他看乐了,他指着两人的嘴笑说,“哟,你们这个是传说中的鸳鸯伤吗?”

朱正廷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他和蔡徐坤嘴巴上的伤口位置是差不多的,但蔡徐坤嘴上的伤可不是他弄的,他怕这事又让蔡徐坤不舒服,急忙给小鬼使眼色,拼命暗示。

小鬼有点懵,虽然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知道朱正廷不想自己继续这个话题,或许昨天接吻的事让他们有点尴尬吧,小鬼这样想,随即又开启了另一个话题。

“对了,昨天你喝醉指着朱正廷一直大叫陈立农的名字,你还记得吗?哈哈哈哈,原来你喝醉连人都认不清啊?”

小鬼转过头问蔡徐坤,他觉得自己无比聪明了,既然蔡徐坤和朱正廷的亲亲是个禁忌话题,那他提陈立农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朱正廷都快僵在原地了,他觉得小鬼这个智商,肯定是个负数的。

他小心的用眼角余光观察蔡徐坤的神情,甚至已经做好了某人心情不好取消行程打道回府的打算,可出乎意料的,蔡徐坤看起来心情很好。

只见蔡徐坤迎着阳光展开了他在人前一如既往的笑容,还伸了个懒腰,“是吗?只有一点点印象了,我喝完酒就会有点疯,给你们添麻烦了。”

小鬼一把搭住他的肩,拍着自己胸脯一副老大哥的模样,“没事没事,兄弟嘛,总是要挺的,但你还记不记得你后面骂陈立农,说他算什么东西的事啊?他怎么你了?”

王琳凯!!不会聊天可以不聊的,真的!

朱正廷心里一阵哀嚎,他听得心惊肉跳,在蔡徐坤还没做出什么反应时就把小鬼拉着跑去追前面的尤长靖和Justin了。

“喂,拉我干什么——”

“可闭嘴吧你。”

——

蔡徐坤听着前面两对打闹的声音,停下脚步向天空望去,朦胧的光像透了他模糊不清的未来,模糊不清的自己——和他。

实际上,NINE PERCENT里的低智商笨蛋不止小鬼一个,朱正廷此时深有感悟。

他防止了小鬼这个祸端,却没料到Justin这个劫数。

他们本来在冒着腾腾热气的温泉里舒服的享受,不知道Justin打开了什么开关,劈头盖脸就问,“对了,坤坤昨天怎么疯狂Diss陈立农?”

“对对对,刚刚我也问了,可是被正廷给搅黄了。”

“你们别辣么八卦好吗?”

尤长靖说了句,朱正廷顿时觉得感动万分,NINE PERCENT还是有正常智商的人的。

“一定是农农以前对坤坤做了什么。”

尤长靖肯定的说,朱正廷泪流满面。

蔡徐坤摸着下巴想了想,轻松的说,“嗯——他以前借走了我一样东西,我怎么追他都不还给我,所以有一点点怀恨在心,没多大事,不用在意。”

朱正廷心里翻了个白眼,可不是借了个东西嘛?整颗心都借出去了,出走至今,归期未定。

“很重要的东西?农农也太不像话了,等后天我们机场见面,我一定逼他还给你。”

尤长靖信誓旦旦的保证。

“他后天才来?”蔡徐坤问。

“嗯,说是台湾家里有事,后天直接飞到机场再一起出发。”

“他给你说的?”

“对啊,还说下次让我去台湾,带我逛夜市吃好吃的。”

蔡徐坤的头埋得低了些,若有所思。

而尤长靖提到吃的肚子就不争气的连续叫了好几声。

“哇,我泡好了,我要去买泡芙,去买炸鸡和可乐。”说着说着口水顺着嘴角滑了一半。

“恶心啊尤长胖,走走走,我跟你去。”Justin从温泉里跳了出来。

之后小鬼泡得太久有点缺氧,也跟着离开了水池。

等蔡徐坤和朱正廷一起从温泉出来,已经过了半个小时,这时候其他三个人正在娱乐室里打乒乓球打得不亦乐乎。

蔡徐坤心情真的好得太多了。

朱正廷今天一直在观察蔡徐坤的精神状况,发现他的精神真的很好,看Justin他们三个人打乒乓拼命互动互怼的样子,还能笑得前仰后合。

他找了个机会把蔡徐坤拉到一边,蔡徐坤还有点不耐烦。

“干什么,我也要去和他们玩乒乓球。”

朱正廷捏了捏脑门,直问,“你,没事?”

蔡徐坤一脸看神经病的样子看着他,“你才有事,不然拉我过来干什么?”

朱正廷深呼吸,告诫自己不要气不要气,“我是说,你想好了?想通了?放下了?”

蔡徐坤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埋下头又想了几秒,最后抬起头突兀的说了句,“谢谢你,正廷。”

“啊?”

朱正廷怀疑自己耳鸣。

“你相信我,我不会蹉跎自己的时间去强求一些不可能的事,人这辈子短短几十年,我不想浪费在不可能的事上。”

朱正廷瞬间有点开心,看来蔡徐坤是真的已经想通了,这样就好,以后在NINE PERCENT也不至于太过尴尬。

“那就太好了,想通就好。”

蔡徐坤把浴巾丢在朱正廷的肩上,邪气的笑了下,“是啊,想通了,你信我,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一清二楚,既然我花了时间,我强求了,那陈立农,就肯定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朱正廷的笑僵在脸上,原来这人是更坚定了要得到的心, 而不是立地成佛。

“可是陈立农他有女朋友了蔡徐坤。”朱正廷提醒道。

“那又怎样?女朋友而已,又不是老婆,又还没结婚,或许,我该庆幸农农他还没到法定结婚年纪,这样他就不会用结婚这种庸俗的烂招
来逃避我。”

蔡徐坤还是那个蔡徐坤,张扬,耀眼,自信,骄傲。

朱正廷放弃了,双头举过头顶的那种投降,他服了,他虽然没遇到,也不太了解这是种什么样的感情,但他居然开始有点羡慕了,或许以后,他也能遇到某人,这么疯狂的爱着。

回去的路上挺顺利,没遇到什么人,但对小鬼来说,心里总觉得怪怪的,因为他刚才躲在一边抠鼻屎的时候,好像听到了咔擦的一声,他回过头,只看到蔡徐坤在摆弄自己胸前挂着的单反,小鬼狐疑的多看了蔡徐坤几眼,可后者神色如常。

小鬼摸了摸头,也对,蔡徐坤拍他干什么?

又经过一天的休整,第二天他们准备好各自的行李,向机场出发。

机场人声鼎沸,很多都是来看NINE PERCENT的粉丝,手上的灯牌晃得路人眼睛生疼,虽然人挤人,虽然机场内的空气让人很浮躁,但到达机场的蔡徐坤还是第一眼发现了陈立农,穿着绿色格子上衣配上牛仔裤的陈立农。

陈立农扬起熟悉的可爱的笑,对着他们来回挥着手。

“是农农。”

尤长靖开心的叫到。

他们一行人拖着行李在保安的护送下来到了陈立农身边,所有人都和陈立农打了招呼,唯独蔡徐坤没有,他经过陈立农时什么都没说,眼神也没做停留,只是不经意间,两人外露的手臂相互蹭到了一点点,而那一点点,仿佛被灼伤一样滚烫。

上了飞机后,经纪人给他们分别安排了座位,尤长靖和经纪人,王子异和林彦俊,Justin和范丞丞,蔡徐坤和朱正廷,而小鬼则是和陈立农。

陈立农听到分配时,明显的松了口气,老实说那天给他留下的阴影是有点恐怖的,那晚的蔡徐坤,和他认识的,曾依赖过的蔡徐坤差别太大,让他慌了神。

陈立农是最后一个走到座位上的,等他一屁股坐到机位上,才想起来和身边的小鬼说话。

“小鬼,听说这个航班的空姐超正诶——”

陈立农找了个话题。

“是吗?”

听到声音,陈立农的表情凝固了,他看着面前用帽子盖住脸的人缓缓的拿下了帽子,露出了他此时此刻绝对不想单独在一起的人的脸,虽然好看,虽然帅气,但他真的不想见到。

“你——你怎么会?”

陈立农边问边起身,动作幅度太大,搞得坐在其他位置的乘客和NINE PERCENT的成员都投来注视的目光。

“嘘,冷静点。”蔡徐坤拉住他的手把他拉回座位上,“乖点,我不会做什么,陪我坐一段吧,我很累。”

说着也不管陈立农的态度,直接闭上眼就睡了过去。

其实陈立农不知道,只有在他身边,蔡徐坤才能安稳的睡个好觉,才能不做噩梦。

另一边的朱正廷看着小鬼坐到本属于蔡徐坤的座位上时有点意外,他问,“蔡徐坤呢?”

“我是不是得罪了蔡徐坤啊?”小鬼疑惑着反问。

“怎么了?”

“他那天居然拍了我挖鼻屎的照片,还威胁我不和他换座位就把照片发到朋友圈。”

“噗——”朱正廷及时捂住嘴,没给小鬼幼小的心灵上再舔一道伤,“咳咳——别想太多,那只是他偶尔的恶趣味。”

“是吗?”小鬼狐疑的揉了揉自己的小脑袋。

飞往美国的飞机起飞了,陈立农安静的看着睡着的蔡徐坤有点愣神,他隐隐约约听到蔡徐坤在深眠之中呢喃着的梦话,好似在说,“我们,是天生一对啊。”

 

评论(16)

热度(151)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