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回应我!(二)

*俗话说,先苦后甜。

*OOC,慎入。

 

 

 

 

我不想让你难过,最心疼你的难过,可最后,让你难过最多的,却是我自己。

我明明这么喜欢你,这么的喜欢着这个世界上,只能遇到一次的你。

                                                ——蔡徐坤


“立农。”

蔡徐坤的吻细细密密的散落在陈立农的后颈,黏密间发出一声谓叹,这是第一次,他叫着他的名,不是全名陈立农,不是属于所有人的农农,而是立农。

陈立农只觉得胸腔里有什么要爆发出来了,苦涩的,烦躁的,可恼的,他浑身抖如筛糠。

下唇死死的咬住上唇,脸因为愤怒和羞耻涨得通红,他使了全部的力气,终于挣脱了蔡徐坤霸道的怀抱。

蔡徐坤失神时往后退了几步跌倒在地上,他抬起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陈立农,好像十分委屈。

陈立农最不喜欢他这个模样,他也忍耐到了极点,对蔡徐坤这个阴晴不定琢磨不了的人,他已经忍到了极点。

“蔡徐坤,你够了,你是变态吗?”

陈立农擦干自己的眼泪对坐在地上的人咆哮着,完全没了平时唯唯诺诺小奶狗的样子。

而蔡徐坤本就睁得很大的眼睛此刻更是瞳孔放空。

“变态?”

他的声音冷静的可怕。

“陈立农!”

朱正廷看不下去及时喝止了,这种话怎能轻易说出口?

陈立农没管朱正廷,他狠狠的抓了几下自己的头发,来回踱步,“不是吗?你为什么一直不放过我?蔡徐坤,我根本没欠你什么,更不想让你还我什么,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各自安好不好吗?”

——

时间静止了很久,除了三个人厚重不一的呼吸声外,一切都很安静。

“哈哈哈哈……”

直到蔡徐坤突然的大笑打破了这个平衡。

他像是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抱着肚子在地上打着滚,越笑越大声,“哈哈哈哈哈……”

陈立农眉头越皱越紧,蔡徐坤这个人的反应从来不会在他的掌控之内,他根本不可能预料得到。

“坤坤——”

朱正廷怕蔡徐坤酒精上头,急急忙忙从二楼的楼梯跑下来,他伸手去扶,却被挡了回来。

“坤——”

朱正廷担忧的连叫了几声,蔡徐坤摆摆手,示意他先别说话。

可能是笑够了,蔡徐坤长长的叹了口气,撑着身体双腿盘坐在地上,他的眼角还留有笑出的眼泪,闪闪的发着光,刺激着陈立农的神经。

“陈立农,我为什么不放过你?”蔡徐坤的口气很轻松,就像在拉家常,在开玩笑。

“什么?”

陈立农一时怔愣,没听清他问的话。

“我说,我为什么不放过你?你说说看。”

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这让陈立农更恼火。

“疯子,你的问题问我?”

蔡徐坤又笑了两声,“变态,疯子——”晃晃悠悠的站起身,他看似无所谓的肯定着陈立农的叫法,“叫得没错。”

陈立农看着蔡徐坤微笑的靠近他,本能感觉到危机,他想拔腿就跑,不想再看到这个让他心烦意乱的人,可脚上却一步也动不了,如有千斤重。

蔡徐坤过来了,举起了手,离他的脸只有一公分左右,陈立农慌得死盯着这个人的指尖,指甲被精心的修整过,可他依然觉得锋利无比。

“蔡徐坤!!”

在蔡徐坤的手快够到他脸的时候,陈立农大吼了一声。

这一声让蔡徐坤的脸垮了下去,他不笑了,只是他的手再不是缓慢的靠近,而是暴风雨一样侵袭着面前这个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人,他的右手钳制住陈立农的双颊。

“好,你不说,我来说,我为什么不要放过你,因为你从来就没放过过我,陈立农,你为什么无处不在?为什么搞得我这么狼狈?陈立农,陈立农……”

说着激动的手下使劲,陈立农痛哼一声,但蔡徐坤丝毫没意识到,自顾自的说着,“你拿走我太多重要的东西了,太多了——”

“夫硕八道(胡说八道)。”

陈立农的嘴被迫嘟了起来,话都说不出,他双手开始套上蔡徐坤的右手手腕,结果蔡徐坤只用左手就把他的双手扯绑在一起,陈立农第一次知道,原来蔡徐坤的力气这么的大,又一个出乎他意料的事。

“你叫我疯子,叫我变态,都没错,哈,那你知道我疯在什么地方吗?”

陈立农往后退又被蔡徐坤拉了回来,他拼命摇着头,根本不想听下去。

“别躲,乖,你叫我疯子,起码该知道我怎样疯的,我全都给你,全都告诉你,好好听着农农,你好好想想,我们还在偶练时,为什么你经常在第二天起床时感到嘴巴酸涩得很厉害?”

陈立农惊恐的睁大了他好看的凤眼,一个恐怖的答案呼之欲出。

“没错。”蔡徐坤又勾起了他舞台上那种独有的邪魅的嘴角,“在我晚上想见你想到心快要爆炸的时候,我会去你的房间,趁你熟睡疯狂的吻你,陈立农,疯狂的,也辛亏你睡得死沉这个习惯被爆了出来,不过就算你没这个习惯我也依然会这么做,就算你中途醒来,也不能改变我的想法和做法。”

陈立农全身抖得止不住,“逆豪克啪(你好可怕)。”

蔡徐坤笑意更深,“这没什么吧?因为我想你,所以去找你,去亲你,有什么问题吗?”

朱正廷在一旁听得胆战心惊,他从来没想过这样一个优秀的蔡徐坤会做得出这种事情。

而一旁的蔡徐坤还在絮絮叨叨的对陈立农说着他认为的理所当然的话,“农农,你说我变态,也完全没错,今天我根本没那么醉,我之所以演这出戏全是为了逼你回来,逼你,你懂吗?我太想你了,你躲了我多久了?”

朱正廷今天完全被Shock到了,他觉得他不认识蔡徐坤这个人了,他超出他的认知太多了,别说他朱正廷一个人,他甚至觉得NINE PERCENT在这个人心里都根本不值一提,不,不是,是在他心里根本没办法和陈立农相比,他居然只为了把陈立农找出来就拉NINE PERCENT下水。

WTF?

陈立农眼眶里有晶莹的东西在打转,蔡徐坤放开钳制住他双颊的手,覆盖在他的眼睛上,“不准哭,农农,不要哭。”

蔡徐坤一边说着一边吻了上去。

“唔——”

蔡徐坤撬开陈立农的牙关,舌头长驱直入,在陈立农的口腔内翻江倒海,每一片粘膜都是他舌头光顾的对象,他让陈立农不要哭,自己却想哭了,想哭了,为什么爱一个人,这么的难呢?

他狠狠的抱着眼前的人,拼命的啃咬着逐渐肿胀了的嘴唇。

陈立农闭上眼,眼泪终于又流了出来,他一狠心,嘴上用力咬了一口,血腥味就充斥在两个人的口腔内,蔡徐坤吃痛的放开了他。

他悲哀的看着蔡徐坤,再也说不出什么话了,转身就想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我喜欢你!!”蔡徐坤对着陈立农的背影大叫着,他说,“我喜欢你,立农,好喜欢。”

“——”

“农农,你想想真是我一厢情愿吗?你以前不是总喜欢粘着我吗?如果你不在乎我,今天这场独角戏,你完全可以不必过来,你担心我的,是不是?”

陈立农站在原地,缓缓回过头,他哑着嗓子说,“蔡徐坤,我有女朋友了。”

蔡徐坤歪了歪头,似乎没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我有女朋友了,蔡徐坤,所以,你不要变,你应该像以前那样讨厌我,一直讨厌我,千万不要喜欢我。”




陈立农走了,留下了呆在原地的蔡徐坤,好似没有一点留恋的,蔡徐坤的嘴唇在出血,好巧不巧正好和朱正廷伤口的位置一样,朱正廷去给他拿药箱回来的时候,发现他不见了。

朱正廷慌得到处找,三更半夜的叫着蔡徐坤的大名,最后终于在洗手间发现了他,他趴在马桶上干呕不止。

朱正廷拍着他的背,过了好一会,他才转过头来,没让朱正廷看见他的脸,他直接埋在了朱正廷的肩膀上。

“正廷,我不是一个爱哭的人。”

“我知道。”

“我不会哭的。”

“嗯。”

“可是,农农有女朋友了,正廷。”

“嗯。”

——

等朱正廷看着蔡徐坤在床上睡过去后,才发现自己衣服的肩膀处,早已湿了一大片。

 

评论(8)

热度(125)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