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Evak】那年渺茫细雨(下) 完结

第二天一早,I把小纸条悄悄的递给了J。

J在为他们准备食物的时候抽空看了一眼,几分钟后,他放下手中的活,然后捂着嘴防止自己发出任何难过的声音,沉默无言中,早已流泪满面。

原来I这个傻孩子都知道了。

我接受手术,先生,我也可以代表E的想法。在此先谢谢几年来的照顾,你知道吗,你让我们在天堂做了多少难以形容的美梦,这是小时候的我们根本想象不出来的世界,这里有这么多好吃的,有你,有S这么可爱的人善待我们,真的太感谢了。

手术过后就拜托你们照顾E了。

还要托你一件事,术后把下面这段话剪下来交给E吧,我怕他在得知我死亡后会崩溃,会抵触任何人。

E,你终于自由了,我也自由了。

你不要想我,也不要怪谁,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就先去见祖父祖母,告诉他们我这辈子已经吃过他们见都没见过的食物了,我很满足,偷了这么多的时间,我已经很赚了。

你也要幸福啊,带着我的份。

纸条里还夹着一小张纸,只有一行字。

这个无关紧要,看了就丢了吧,抱歉,我只是有点怕,有点胆小了,这个手术,我真的非死不可吗?只能死吗?

J擦了擦脸,转过头正对上I从饭桌上飘过来的眼神,他对着I笑得很悲伤,然后狠心的点了点头。

半夜,J回了I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想给他们做手术的缘由,不止是他想让E和S结婚,是他们这种连体婴如果不做手术,是很难活过20岁的。事实上很多连体婴在儿童时期就双双死亡了。

I捏着纸条,感觉身体很冷,但很快就被自我安慰得释然了,死一个总比死两个好。

E发现I这两天总是没有精神,只一心埋着头画画,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想了很久,然后在某一刻,才突然惊觉I的画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他自己的身影。

E要I画一张自己和他的,被拒绝了,E很难过。

在J对E和I谈起手术这件事的几天后,他带着几个身穿白大褂的人回到了住所。

和J一样职业的人,在J为他们一一介绍过后,这些人就围着E和I饶有兴趣的说着一些他们懂不了的专业术语。

又过了几天,J开始对他们谈论E和S感情上的事。

“你喜欢我女儿?”

“喜欢。”

“我想等你和I分离手术完成后就让你们成婚。”

“好,只要S愿意的话。”

I听他们的对话感到非常开心,为了E,可心脏莫名的会有一点点的痛。

或许是他们的婚礼自己无法参加无法看见了吧,他这样想。

E和S的第一次亲吻,非常的让人脸红,由于连体的关系,E和I的头本来就不能离得太远,在S主动吻上E的时候,I羞得满脸通红,他看到他们唇齿交缠在一起,不好意思的不自然的把头撇开,却还是能听到羞耻的口水声。

他的手指紧张的曲成一团,仿若和S亲吻的人是他一样,直到E的手覆盖在他的手背上,他才偷偷的眯着眼看回去,S闭着眼正投入在亲吻里,E却皱着眉头一直死死盯着他看,手还越过了S的腰,强硬的包裹在他的手上,越来越有劲,弄得他心惊胆战。

他这是第一次,没病没灾,没受伤,也不饿,却感觉到心脏像要跳到喉咙口然后弹跳出来的悸痛。

那一个晚上,他们躺上床,两个人怀着各自的小心思假寐到天亮。

这天J从外面回来,兴奋的告诉E和I他们手术的时间敲定在两个礼拜之后。

I的心情很复杂。

这段时间J对I关怀备至,总是多拿很多食物给他吃,他感到受宠若惊,然而转念一想,他想这或许是J在送他好好的上路吧。可让I奇怪的是E每次在J看不见他们的时候都会把J送他的食物给藏起来,并且在大晚上的丢在一个袋子里。

“你以后只能吃我给你的东西,知道了吗。”

I看着搭在自己肩上E的手,茫然的点点了头。

E的手臂上那块割过肉的地方,还有很深的黑色痕迹,I每次看到都触目惊心。

手术还有一个礼拜时,E显得心神不宁,他吃得非常少,I有些担心。

手术还剩两天时,每到晚上,E就拿着笔在纸上不知道写些什么,I问过,E沉默着没有说。

第二天就要手术了,这天的E吃得非常多,也叮嘱I多吃点,他很听话的照做。晚饭过后,E带着I去找S,他们聊了些很平常的话题。

“这个世道这么乱,我真的希望你能一直幸福下去,S。”

“我知道。”

“你知道我很喜欢你,S。”

“我知道。”

“你真的是我见过最好看最善良的女孩了,S”

“我知道。”

“这几年能和你待在一起这样生活,真的和做梦一样美好。”

“我知道,我知道。”

“和你结婚过普通的生活,我真的很想。”

“我知道,我都知道。”

I在一边默默的听着,不知道为什么流下了眼泪,这些话其实更适合离别,适合要告别这个人世的他,时间走得好快,明天就是他们各自的新生和归处。

半夜,万籁寂静时,E伸手轻拍I的脸颊,I很快睁开了迷惑的眼,他本来就没睡着。E靠近他的耳侧,说了一个字,和当初父母对他们说的一样。

E说,“逃!”

E的肩上扛着一大袋子的东西,嘱咐还处于混沌状态的I要脚步放轻。

他们蹑手蹑脚的开门,然后奔逃,顺着风吹的方向。

一路上I质问过E,问他为什么要放弃手术,他放弃的,是他唯一的生机啊。

E停下来敲了I的头,有点生气。

“你想干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死了我怎么活?”

“可是不做手术我们还是活不过二十岁,做了手术你就能活下去了。”

“不,少了你,我活不了的。”

“你是要一起死吗?E。”

“对,我们就一起死吧。”

“我们今年多少岁了?”

“还有两年,我们。”

E从J的家里扛出来的袋子里大部分都是食物,是他那两个星期剩下来的,还偷了一些,足够他们支撑1个月左右。

“我们又要流浪了吗?E。”

“是,我们告别了天堂,又回到了地狱。”

“不,我们是回到了人间。”

“……你说得对。”

I和E接吻了。

或许听起来很恶心,本来就是连体婴的两个人,天天面面相觑还不够,还要干这些天理不容的勾当,可一切就是发生得那么顺其自然,谁都没办法。

I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和E嘴碰嘴的吻在一起,他只知道这种感觉美好舒服得他想落泪。

这是他们离开J家一个多礼拜后,流亡到一个涵洞里发生的事。

他们相拥着缩在洞中的某一个角落里,I又问出了第二十一次E没回答过的问题。

“我们到底为什么要逃,J这么好,对他说不想做手术不就行了吗?”

E的手抚上他的脸,笑了笑,“傻,J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得多,那么大个医疗机构,凭什么免费给我们做手术?”

“J付了钱给他们?”

“不,是协定,J是答应把手术后分离的死亡那部分的身体交给他们,以用于研究,你以为像我们这样的双生连体婴真的很多吗?很多人都想拿我们做实验,傻瓜。”

“可他对你这么好,还想把S交给你。”

“是,我同意,他对我很好,可他想放弃你的念头升起的同时,就注定再不会是我心里的好人,他在手术前几天给你那么多吃的,都是因为在食物里添加了药剂。”

“他,他想杀了我?”

“不,可能是让你死后保持某些器官的新鲜什么的。”

“……”

“放心,我会保护我们。”

“可S怎么办,她这么喜欢你。”

“我只顾得了你,至于她,只能希望她人生余下的时间都不要再想起我这个混蛋。”

“可你喜欢她,E,你都答应和他结婚了,并且你还和他接吻了。”

“我是喜欢她,可我不爱她,我不爱她,我利用了她,我已经写了一封信留给她,对她说清了一切,我对不起她,可在你面前,谁都无足轻重,我控制不了这与生俱来的想法。”

I看向E的眼,平静的蓝色海面下实际潜藏着惊涛骇浪,他发现第一次看不懂E好看的眼里装着什么样的情绪。

然后就这么被吸引,被这双眼勾去了在自己体内十几年的全部的魂与魄。

E吻了I,I也吻了E,吻得那么深情,那么自然。

E流了眼,I尝到了味道,心碎的,爱意的。

“或许这一生,我不敢也不会对你说最能代表我现在心情的那几个字,因为这该死的时代的限制,可你在我心里,在我的灵魂里,永永远远,比任何人都重要。”

I现在还没办法懂E这句话里的意思,但他想回答E,回答,“我也是。”

E和I又在外流浪了一年多的时间,他们几乎每天都会亲吻,这成为了某种默契。

但是只是接吻,只止于接吻。

他们板着指头,数剩下的日子,这段时间,E和I分别都昏倒过不少次,I的次数更多,甚至是E的两倍,这让E忧心忡忡。

“我们要死了,E。”

“你怕吗?”

“你在就不怕。”

“乖。”

“我想回家,E,想在最后的时间看看爸爸妈妈。”

“你想回去,我就带你回去。”

“我们反正都要死了,也不怕他们了,对吧?”

“嗯。”

花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他们回到了这个心底一直惧怕的地方,讽刺的是,环境好像真的比十年前好了很多,难道真的是他们在诅咒着这个地方吗?

二十年人生,十年地狱,十年天堂。

也还好。

他们选择在半夜潜入城里,顺着记忆中的路摸索着回到了以前住的地方,一个残破的四处漏风的房子,屋顶没了一半,他们小心翼翼的叫了几声,得到了几声猫的回应。

这个地方,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的迹象了。

父母不知道怎样了,没有了他们,是不是在这里过得好一些,至少不用再受尽白眼。

E和I就地休息了几天,发现父母的消息是非常偶然的,那只在这里生了窝的黑猫,某天晚上叫得异常凄厉,E和I寻声找过去,就这么发现他们一心想见的人,他们的父母,长满了杂草的坟墓。

不知道哪个好人立的碑,虽然歪歪斜斜的。

已经死了7年,7年,好长,可也挺好,至少是在他们走了后的3年就走了,他们不用再受困于相思里了,不用再想着这两个没用又惹人嫌的怪胎。

I小心翼翼的摸着晃晃悠悠的碑,眼里满是凄凉。

E挖了很多泥土,找了很多石子,把墓碑稳稳的固定在原处。

“爸爸妈妈,我们回来了,你们看到了吗。”

风声把话语变成呜咽,回荡在这个惨烈的灰色天空里。

E和I一前一后的昏了过去,倒了在他们父母的碑前。

I是被手腕上的痛感给刺激醒的,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E正很温柔的看着他。

E问他,“宝贝,你怕火吗?”

I点头,“我怕,可是你在,就没那么怕了。”

原来他们在昏迷的时候被居民发现了,然后被大张旗鼓的架上了木架上,下面铺满了稻草。

谁都在叫嚣着,烧死他们烧死他们。

E看着I突然笑了起来,“你看他们是不是很好笑。”

I也笑着附和,“对啊,好像一群狗。”

“像孤魂野鬼,只想着索命。”

“像豺狼野豹,没有人性。”

E和I没有去在意飞扬在空中被点燃的成千上万的火柴棒,即使这是他们的催命符,他们也没有在意,他们唯一做的,只是深深的注视的对方。

“现在,我还是不想说那几个字,我想留在下辈子,留一个给我找到你的理由。”

“下辈子,我也会对你说那几个字,E。”

E笑了笑,亲在了I的唇上,他们呼进对方的吐息,觉得这是世上最清晰的空气。

四周叫骂不断,他们都听不到,全都听不到,他们已经要永远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去见父母了,这些恶心人的嘴脸,他们很庆幸,再也不会看到了。

火势大了起来,印红了两个人的脸,红得像天边的霞光,在迎接他们的归去。

I痛哼了一声,火舌已经在他的腿间蔓延开来。

“痛吗?”

“一点点。”

E亲了亲他的脸颊,埋头从I的衣服袋子咬出了一把小刀,那是他回来之前藏在I身上的。

“忍一忍,很快就会过去的。”

“嗯。”

“你要走慢一点,等等我。”

“好。”

E咬着刀把,迅速的把刀没入了他们唯一的心脏上。

血一滴滴的淌在火里,淌在快凝滞的时间上。

I的头前前后后的打着颤,眼珠已经向上翻着,他慌张的叫着E。

“我在我在。”

“我还有话没说,其实这个人生,也不是那么糟的,至少,从生命的第一秒开始,我最重要最宝贵的人,就在我眼前了,他晃了将近20年都没离开过,我也不用去费心寻找,比很多人都强了,对吧,E……”

“我……你……等着……”

I的眼彻底闭上,脑袋耷在E的肩上,再没有生气。

“是,是……”E的泪落在I的脸庞上,混着他们的鲜血,“可下一次,我们再也不要成为这幅模样了,我要在最好的年代最好的岁月遇到你,我要用完好的双手拥抱你,我还要学画,把这辈子你没画过的你全画在纸上,我一定会第一眼就认出你,然后再也不放开你,好好保护你,你一定要等我,等……我……”

E侧着头,递上这一生最后一个吻。

火势连天,彻底淹没了两个人扭曲的身体,却也成全和拯救了两个一生都无法真正合而为一的灵魂。

——————————————————————————————————————————

Isak被梦里的场景吓得哭叫出来,Even听到后从门外冲了进来,他慌张的把Isak拥在怀里。

Isak哭得伤心欲绝,哭得Even的心开始绞痛,他只能拍着Isak的肩抚慰着,默默的等哭声平静下来。

“Even,这个梦是真的,我没有开玩笑。”

Isak的哭腔一向能让他束手无策,他心疼的把Isak抱得更紧,“是我的错,我不该忽视你的话,嘲笑你的梦境,所以你现在还愿意和我分享你做了什么梦吗?Babe。”

……………………

“所以你会觉得这是我们的上辈子,或者是另一个平行世界发生的事?”

“不,Even,我现在深刻的觉得这就是这个世界真实发生过的事,不管他们是不是你和我。”

“Babe,我百分百信任你的判断,你看,我总是因为你心痛,我想这大概就是上辈子我们共用一个心脏的原因。”

Isak对他翻了个白眼,无力的躺倒在床上。

“Hey,我说真的。”Even跟着的躺在Isak的身边,把他环在自己的手臂间,“他们或许会是你和我,这样他们的故事就永远不会结束,因为我们不会让他们那么悲伤,他们或许不会是你和我,但是他们黑暗的年代已经过去了,他们解脱了,他们让你知道了他们的故事,为他们叹息,为他们难过,我想他们会满足和安息的。”

Even吻了吻Isak的眼睑,哄着他,“好了,我守着你,快睡吧,明天还要和Jonas他们去看画展呢,这次一定能做个他们在暖风中笑得幸福的梦。”

———————————————————————————————————————————————————————

这次画展的票是Jonas提供的,他知道Even喜欢作画,就做了个顺水人情。

Even和Isak逛得兴起,他们边逛Even边讲解一些作画原理和画里可能潜藏的人心。

“哇,这幅画怎么这么惨。”

“大概作者有自虐倾向吧。”

Magnus和Vilde也在讨论着,他们被声音吸引,跟着过去看了眼,画作的名字是【用生命都无法成就的爱情】,作者栏填着S。

Even冷笑一声,“狗屁名字。”

Isak看到画的一瞬间他就激动起来,画面中火光铺满了整张画纸,而火光里若隐若现的两具正在接吻的扭曲的人体,这和他梦中的景象一模一样。

他跟着Even大叫着,“Shit,真的是狗屁名字。”

他拉着Even,眼里放光,“他们真的在,真的在,Evi,你看。”

Even摸了摸他的头发,他对Isak说,“我爱你,Babe,很爱你。”

Isak笑得灿烂,他回道,“我也是,我也是。”

然后眼泪不可抑制的流了下来,Even张开双臂把Isak完完整整的抱在怀里。

这一天的梦里,Isak真的梦到了他们,他们在一个叫Nissen的学校初次相遇,一见钟情,然后相爱至深,他对他说,“我爱你。”他对他说,“我也是。”

你问我现在在想什么?

我在想下辈子,我一定要生在和平的地方,和平的年代,然后用最好的样子和你相遇,我要和你相爱,和你相守,永远不会离开你,如果你有病,我会坚持守着你,保护你,如果我有病,也请不要嫌弃我,请来拯救我。

下辈子,我会好好说爱你,会好好爱你。

 

                                               ——I。



 

前天就写完了的,只是这两天陪老父亲看病,拖延上传,也没检查有没有虫,不管了,很累。反正写得很跳跃很乱,我自己有时候都搞不懂- -。

 

祝愿各位小天使的父母亲和自己都身体健康,这是最重要的。

 

另外,爱情美满,也希望你遇到那个和你共用一个心脏的人0.0

评论(17)

热度(61)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