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Skam3同人] 关于我和Isak

                   ——我会坦然接受,刑法加身。

 关于我和Isak 30: 

   地球不过是一座巨大的空坟,而我们任何一个都不会是躺在坟墓中的主人。

   或许只是无时无刻接收着银河之水洗礼的草木,或许是爬山恒星的虫碟。 让我戴上死亡的面具,把炙热的灵魂安放于真空里,让我的眼超然于尘世之外,把我的躯体同化在零度黑暗的每一个角落。

   只有这样,我才能看清爱情的模样。

   那一定是无数个你,叠加到比宇宙更宽广的未知里去。

   被蒙了尘的心,越靠近坟墓,才会越加清明。

   

   自从相识,心中就有无法说清无法道明的东西明目张胆的生了芽,它不能被挥发,有时折磨得我苦不堪言,能把我的五脏六腑搅成一团乱麻,有时又让我迷失在花香鸟语里,幸福得再也找不到出口的方向。

 

   一念大悲,一念大喜。

   一米九的身体,实在是太小太小太小的容量,两米九,三米九都远远不够,它永远无法完全包容这种感觉。

   所以,才不容于世。

   所以,我陷入疯狂。


   Isak太可怜了,会有那么一天,他终将被我巨大的感情给吞噬得尸骨无存。

   可我还是无法彻底离开他。

   把天使拖入地狱的罪,我永远不会开口去祈求原谅,但我会坦然接受刑法加身。

   怕了吗?这就是一个别人永远无法了解的精神病人的心里世界,潜藏着囊括万物的悲伤和喜悦。

   

 

   自从白天看到男孩让人心疼的倔强过后,我就控制不住想冲到他面前,把他狠狠揉进怀里的念头,强烈到可怕。

   为了防止我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我只能不断把焦躁的心寄托在纸笔之间。

   再一次从学校仓皇逃课回来,我就一直埋头于画、涂、画、撕碎、丢弃这一系列的动作里。

   Precious things are very few in this world.That is the reason there is just one you.

【宝贵的东西总是太罕见,所以这个世上才只存在唯一一个你。】


   我多想凭一己之力留你在我笔下永恒的空间里,可死物又怎么比得上你充满生命力的,让我心动的呼吸。

   我该怎么办,Isak,这个世上再没有一样东西可以取代你,你那么珍贵,我快二十年的岁月累积的感情就像是为了等待这么唯一的你而沉默的潜伏着,一直处于伺机而动的状态,到遇到你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Look into my eyes-you will see what you mean to me.

  【 看着我的眼睛,你会发现你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Death can't force me to give up you.

  【死亡也不能逼迫我放弃。】

   

   Sonja在晚饭期间发过一条短信给我,让我这个已经自顾不暇的人都有些担心她的状况,可说实话,我已经失去关心她的权利了,以一个老朋友的身份也不行。

   这样说实在是要命的操蛋。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你想听听我的见解吗?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太闲没事做,整天整天的想着你的事,Even,显然我没你那么潇洒,几年的感情说放手就放手。Hey,别急着把手机挪开,我不是来说这个的。记得去年你爱上古兰经的理由吗?那本古兰经现在在哪呢?我的意思是,你真的认为自己疯狂的爱上了Isak而不是别的什么在左右你的心情?Even,我突然很想当个Bad Girl,很想。】

   我把手机放在一边,咽下一小块烤面包。

   Sonja在我心里从来都是一个太好的女孩,她美丽、独立、坚强、善良,或许在某些地方有些任性,让你无力招架,可她心里绝对不可能有希望某个人过得很惨的想法。我对自己的眼光向来自信,要不然我不可能和她在一起四年。

   我知道,她现在急需要走出困境,从我带给她的绝望里找出一条重生的道路。

    我只是怕她一时头脑发昏,做下一个让所有人都受伤的决定,比如,让全世界知道我是个该死的躁郁症患者,一个很符合Bad Girl设定的行为。可这样我坚信最后最难过的会是她。

   她一直认为我熟读古兰经是因为我看这本书期间发过一次病,并且对她高亢激昂的描述过书里的场景,给她背了一大段她根本理解不了的文字,所以她认为我喜欢上古兰经是一种病态下的难以抗拒。

   不,其实我自己很清楚当时的感觉,尽管中途发生了事故导致我对Muslim在看法上的改变,可我无法否认这书中描述的世界,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吸引着我。

   这和我发不发病一点关系都没有,这点自主的意识我还是能保留的。

   这就是我有时候会对Sonja的做法产生厌烦的原因,她可以完全察觉不到别人情绪上的变化,显得那么独裁。

   我现在不能回她信息,我不能再刺激她,她最好的选择就是远离我这个混蛋,做回我们最初认识时那个开朗善良的女孩。

   希望你的生活能够越变越好,Sonja。

   你不能再难过了,因为我已经无法再对你的难过做出任何努力了,所以你一定要好起来。

   

   星期二  11:25分。

   我本来还是想翘掉今天的课程,我想老师已经对我这个不爱学习的学生感到失望透顶了,可我无法控制自己,现在看到书本上的字母就像麻木的看天上挂着的云一点点的移动一样,脑中一片空白。

   我最近的状态真的太差了,今天看镜子时甚至比昨天还要来得病态,我觉得任何认识的人看到我这幅模样都会让我去医院的,我精神差得要命。

   至于为什么还是来了学校,是Willson打了一个电话给我,由于Emma的派对我追着Isak太早的离场,所以没有机会从他那把他说的Boody捡到的Isak的东西拿过来。

   他说他在食堂边的小卖部等着我,并催促我快点,不然他就走人了,东西就永远也不会到我手上了。

   ……

   我到了小卖部门口,并且在玻璃窗里看到了坐在最后排位置上和我挥着手的Willson,带着一脸很欠揍的嬉笑。

   然而,到我明白他在打着什么主意时已经来不及离开了,推开小卖部的玻璃门时很幸运,也很不幸的撞到了Isak,那么戏剧性的,在最不愿相见的时候见到了。

   我们都见到了对方最差的模样。

   视线交汇时相互都是一怔,完全没想过会有这种偶遇,事实上我已经在避免和他正面接触了。

   他的精神不比我好多少,那双墨绿色的眼眸,从来都充满着朝气和活力的瞳色,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暗沉,看起来就像好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Isak,为什么不能好好的。

   我呼吸像被扼杀在了喉间,只进不出,心痛的感觉时时缠绕着我。

    “Hello。”

    “Hello。”

   一句简单的问候,两个人都说得那么吃力,我们都不好,太不好了,可又要强装着很好,这真的是造物主在制造人类时赋予人类最缺陷的地方,我们为什么不能直白的对对方说,离开你,我他妈一点都不好,不好得都快死了,你他妈知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来抱着我,安慰我,亲吻我?

   我入定的看着他的眼,我又在这么近的地方闻到了属于他的味道,我看到他手上的烤面包,上面少了他最爱的东西。

   【应该多放些豆蔻】

    [这就是窍门?]

   【嗯哼,Cardamom】

    [这样真的会好吃?]

    

   这段对话过去多久了?我怎么每一个字都记得这么清晰,这么短的时间,为什么我们之间却像经历了几个世纪。

   仿佛我们相爱了那么长,那么长。

   仿佛我们又分别了那么久,那么久。

   “没有豆蔻吗?”

   愚蠢的我,还想用豆蔻当作借口寻找些什么。

   我后悔了,后悔发了那条该死的短信,什么蹩脚的发展得太快了,明明就是太慢,太慢了,我恨不得开学第一天时就把心捧到你的面前Isak。

   他显然一开始没明白我问这句话的用意,盯着面包看了一眼才恍然大悟,然后自嘲的笑了笑,声音满满的都是无力和疲惫。

    “……Cardamom~”


   他又在我面前隐藏了真实的自己,他故意把尾音拖得那么长,故意带着滑稽的声调,事实只是不想在我面前表现出一点点的难过。


   这可能是个十七岁少年正常的自尊心。


   我很配合的笑了笑,为了他的自尊心做掩护。


   你在我面前真是和个小Baby一样透明,Isak,我为什么会让我的Baby受伤了。


    “没有。”


   他的神色恢复得很快,看我如同看个陌生人,我感觉心脏在流血,可这都是我自找的。


    “但是……”


    “我要走了。”


   他没给我说下文的时间,逃跑了,从我的面前。


   其实我想对你说,放很多很多的豆蔻,不会比我们那天的成果好吃,味道只会更糟,我每天都在测试,Isak。


   我没有追逐的勇气。

 

   Willson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我径直走到他面前,甚至没来得及回头看一眼男孩的背影。


   “你他妈到底想干嘛?Willson,你知道他在这,你故意的。”


   Willson耸耸肩,示意我坐下再说。


    “Even,你们之间果然出事了。”


   我瞪着他,我的表情或许真的太冷,眼神太伶俐,他把双手举过头顶,撇了撇嘴,做了个投降的姿势。


    “OK,我闭嘴,不过你也看出来了,他非常不好。”


   我当然知道他不好。


    “东西呢?”


    “你完了,你这家伙,真的只愿意在有关他的事情上才和别人多说几句话吗?”


   不,不是,只是我现在没有力气思考他以外的事,希望你能体谅我,Willson。

 

   他叹了口气,把桌上一张揉得皱巴巴的纸递给了我。

  

   我看着他一脸疑问。


    “Boody给我的,说在市中心遇到你失魂落魄的在大雨天横冲直撞,撞到他一个同事,他认出你,想和你打招呼你也没理他,这纸从你披着的衣服口袋里掉出来的,别说我没帮你,自己看吧。”

  

   我仔细的想了想,才隐约有了点印象。


   狐疑的盯着Willson看了几眼,我才打开这团不像样的纸。


   从一个角落慢慢的打开,先是一横,一竖,又一横,再一横……墨笔呈现出的首个字母出现在我眼里,我漆黑的眼好像瞬间有了颜色,直到整张纸铺平,一股酸涩猛的从我心里涌上我的鼻尖,来得那么猝不及防,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某种东西好像要喷涌而出。


   我错了,我错了Isak。


   我从没这么后悔过,后悔发那条该死的短信。


   我错了,错得离谱。


   我为什么这么蠢,不顾你的想法,把你拉扯进我的世界,又让你隔离在另一个房间里,让你一个人感到心慌和不安。


   我错了。


   我把脸埋入有些脏了的纸上,嗅着上面墨水和一个男孩全心全意的味道。


   你纸上的名字,一个个都是我失散的灵魂,你让它们回到我身边,我才能做回真的我啊。


   一个不顾一切,只知道爱你的我。


   Isak。






还有一章或者两章就到厨房Play了,我手抖哇~~~





评论(21)

热度(75)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