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Evak】致二十年后的Even two

五十九岁的Even Bech Nesheim,你好:

    由于亲爱的三十九岁的Even正在我们的卧室里感慨人生,所以这封信由我代笔。

    首先请原谅这纸张开头地方的几滴水渍,它似乎即将要破坏这封信的美感,可没办法,这是家里唯一一张比较干净的白纸了,其余的都被我们伟大的Even大编剧给铺满了戏剧台词。    

    

    同时这个时候,我们该隔空对饮一杯Whiskey,祝贺你和Isak老先生成功活到了2057年,再过个十年,你们的感情就能跨越半个世纪了,So Cool。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一年发生的事,事实上,我本不想写出来,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我内心是希望你淡忘甚至忘却的,但考虑再三,我还是决定记录下来,因为现在的我不能猜想在遥远的未来,我变成老Isak,而你也五十九岁时,偶然想起这一年,将会是怎样的表情,它或许早已不再能影响我们的情绪,也或许它将成为我们重要的回忆,一切都是未知,我不能自私到为二十年后的我们做任何决定。

    所以如果五十七岁的我能够先看到这封信的话,大可以根据你当时的心情决定是否要删除以下我所记录的文字。

    在我们看到十九岁的Even写下的那封信之前,一切都是那么糟糕,我们的感情、生活、疾病,一切的一切。

    你还记得吗?

    在你翻出那张泛黄的信封前十分钟,我们在厨房动了手,不,确切的说,是我动手打了你,这已经是这一年的第三次了,我用坚实锻炼过的拳头,毫不保留的全力打在了你的脸上,然后你的眼角和嘴角都绽开了伤口,里面隐隐有着血迹,你那么好看的脸,瞬间就像个小丑一样滑稽。

    我其实很希望你能动手和我干一架,可你没有,尽管你的右手举了起来,尽管它看起来似乎就要碰到了我的身体,可你还是在最后一刻制止了,然后我看到你嘴角的鲜血顺着下巴流到了地上。

    就是这一刻,我忽然觉得我自己太烂了,烂到令人发指,对,才过了仅仅几分钟的时间,我就从一个施暴者变成了一个忏悔者,我在把身上一切不顺利和压抑的情绪发泄在你的身上,把一成不变枯燥乏味又疲累的生活全怪罪到了你的躁郁症上,这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我跑过去抱着你,用手胡乱擦着你嘴角的血渍,我哭了,我嘴上拼命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Even,可你知道我其实在想什么吗,我在想或许我们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五十九岁的你,如果能看到这的话,是不是会感到很心痛和遗憾,爱上这么一个不坚定的我。

    对不起Even,为我这个愚蠢的想法,即使它只在我脑海停留了一秒。

    事实上这一年你一直在体谅我。

    三个月前我的妈妈去世,又恰逢你的躁郁症发作,一切都他妈糟糕得如同天烂了一个缺口,那个缺口的狂风和暴雨几乎只对着我一个人施压一样,压得我踹不过气,我一个人去参加葬礼,回来还要面对你阴沉的躺在床上不发一语,我最难过的时候,却无法和我最心爱的人说说话,得不到你的回应,我崩溃得一塌糊涂。

    然后我们又经历了Jonas的移民,Mahdi的牢狱之灾,Magnus和Vilde的离婚,虽然一个月前他们又复婚了,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让我对生活甚至是生存这件事感觉到疲惫不堪。


    你还记得这一年你一共在奥斯陆不同的大街上裸奔了几次吗?虽然你身材好到爆炸,可是你仍然是个小有名气的编剧和导演,为了不让你的裸奔成为头条,我还要装作这一切都是我主导的,我挡在你面前,和全裸的你激吻,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感觉不到接吻的甜蜜浪漫,只是累,累,累。


    五十九岁的你看到这会是什么表情呢,你会后悔和我走过这几十年吗?和这么懦弱的我,这么残忍的我。


    为了调剂生活上的压力,我开始晚归,我会去Gay吧喝得烂醉,然后偶尔和MB调调情,这一切你都知道,这也是我们爆发了三次激烈争吵的原因和导火索。


    而每次,都是我在动手,你在隐忍。


    其实都是我一个人的错,却要我们的爱情来买单,我第一次知道我是一个太不坚定的人,就连对我们的爱也是这样,这个世界真的显得人太可悲了,它就是有办法让我们对原本最坚信的事产生动摇,击垮我们一直以来的信念。


    所以这一次的动手过后,我抱着你哭得惨状万分,我哭叫着问你为什么不动手,为什么不动手。


    你什么话都没说,进房2分钟后出来丢给我一张信纸。


    你说这是你昨天偶然找到的,声音低沉得没有一丝生气。


    然后我就看到了让我写下这封信的理由,那封来自十九岁的Even的信。


    一路看下去,我的胸腔被刺激得涨满满满的酸涩和后悔,那么痛、那么痛,可是又那么温暖。


    我好像找到了真正发泄的出口,一发不可收拾,我的眼泪流得停不下来,我狠狠的扇了自己几巴掌,狠狠的。


    我一遍遍的问着自己,你怎么能对我的Even做出这样的事,Isak,我那么爱着的Even,我拼了几十年岁月守护着的人,为什么一年就被你弄得这样凄惨Isak,你真的是个混蛋。


    原来一直以来,都是我爱的不够,我对你的爱,和你对我的爱,是不对等的,Even。


    你比我多活了两年,所以也比我多了两年的爱意吗?


    尽管我已经很努力在每天多爱你一些,可怎么都追不上你,我很懊恼,也很悔恨,我这么多年的努力或许会因为脑内愚蠢的不该有的念头和这一年糟糕的体验而前功尽弃,这样的我,还怎么可能追得上你的步伐呢。


    那么沉重,又那么刻骨铭心的爱。


    我哭得眼睛肿胀,你在背后抱着我,轻轻的说别哭,Isak,别哭,我们还在一起,就不是末日。


    然后你的泪就滴在了我的肩上,灼灼的烫活了我那颗被搅乱得残破不堪的心。


    你不想让我看到你哭泣和满脸血污的模样,所以你进了房间,而我应十九岁的Even信中所言,提笔写下这封信。


    三十七岁的我还是不够坚强,我对于亲人,朋友的离去还有生活上的状况,处理的方式总是生涩又糟糕,可五十九岁的你和五十七岁的我,一定经历了人间大部分的沧桑了,我想你们那个时候一定是心如止水,在乎的永远只剩下眼前这个陪着你的佝偻着身影的老头子。


    我想五十九岁的你,即使满头白发,满面皱纹,苍老、耳鸣、视力模糊,腿脚不便,可在五十七岁的我的心里,你一定还和现在一样帅,是全世界最帅的人,而这么帅的人,陪我走过了一生。


    我只是想对五十七岁的我说,希望那时的你,能信心满满的对五十九岁的Even说,“Evi,四十年,我终于追上了你的感情,我爱你,永远不会比你爱我少一分一毫了。”


    加油,五十七岁的我。


    还有十九岁的Even,感谢你那时所做的一切,让我有勇气和现在的你一起面对以后任何的风浪,我再也不会后退,即使这个世界仍然残酷,即使我们每天还游走在它的边缘,我们或许会受伤,但永远不会停下脚步。


    五十九岁的Even,我不知道五十七岁的我会否让你看到这些,但是,请相信他,即使再老,再不能开口说话,他也会传递给你,一天比一天更深沉的爱意。


    这是我对自己的自信。


    一成不变的细水长流,谁说不是幸福呢。


    好了,就到这了,五十七岁的我一定在你的身边和你边咬着小耳朵边看这封信吧,希望这些不好的回忆都能成为你们可以笑着谈论的往事,平淡又温和。

   

    祝愿此情长在,岁月安好。


                                                                          来自三十七岁的Isak Valtersen。


                                                                                  2037.09.24


   

   嘘,还没完,这是封印在盒子里前我偷偷背着三十七岁的Isak写下的。

   别相信Isak写的任何一句自责的话,他会产生这种念头,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当然我相信五十九岁的你一定也是这样想的,我深信不疑。

   他这几年太累了,可我总是找不到好的时机和他聊聊,这一年太惨淡,我甚至开始害怕他要离开我,他产生这种念头我怎么会生气,怎么会后悔,我只会为他心痛。

   他说他烂,事实上我更烂,你看到了吗,我居然曾对他举起过右手,虽然这只是我太生气了,生气于他和MB的调情,更气他不好好的照顾自己,我太怕他受伤了。

   

   幸好我及时的想到了二十年前的Even传递给我的话,幸好,幸好,我的手没有打破我最后的底线。

   还是那句老话,五十九岁的你,一定要好好对我如此宝贝着的人,注意右手的归处。我们的生活不一定能够变好,但希望你们那时还能时时想起对对方说一句我爱你。

   我刚才出门搂着他,我们接吻了,这一年来最深情的一个吻,尽管它混着咸淡的泪水,可满满都是幸福,这一年的阴霾就因为那一封信,散开了。

   我看着门外的方向,笑着对他说我看到了十九岁的我和十七岁的他,他们抱在一起正在嘲笑我们。

   他说他也看到了。

   谢谢十九岁的我,我们生活上所有的浪漫,一切都始于你,你们的感情才是最纯粹最没有杂质的,我们只是在上面加上了生活的烟火味,可一样历久弥新,耐人寻味。

   不管是多少岁的Even,一定都爱着那个叫Isak Valtersen的人,不管他是孩童模样,中年模样还是老年模样,不管他是高还是变矮,不管他廋了还是发福,爱,从不减少。


   另外,现在的我对于朋友骂Isak这回事的做法,也并不会很成熟,十九岁的我还是猜错了,现在的我更火爆,我会直接打得那个人满地找牙,还当什么朋友?滚他妈的。


   另外的另外,这纸开头的水渍,是Isak刚才流过的眼泪,我悄悄看到的,嘘,别被发现了。


   五十九岁的我,算你赚翻了,和我这么宝贝的人,携手走过这一生。


   好了,纸真的不够了,愿此情不变,岁月安好。


                                                                                       来自三十九岁的Even Bech Nesheim


                                                                                                 2037.09.24







PS:我觉得这篇可以和正篇,还有轮回的风,致二十年后的Even,一起连着看,一个系列,嗯,点头~

评论(54)

热度(161)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