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随笔

 常常赤脚行走在狂风暴雪之中,刺骨的寒冷是我护卫自己的武器,霜冻湿

的长发是我仅剩的战利品,我是那个快意恩仇的侠之大者,也是那个浪迹天

涯无处可归家的贫穷旅者。

我潇洒于浮游江海无边,也踏足高山绝境之巅,我左手手持长剑一剑刺死作

恶无边的恶龙,右手手握长矛,独挑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喜一身白衣,清白无垢。喜饮酒作乐,戏如人生。

我怀抱倾城佳人,准备印上虔诚一吻,奉献灵魂。

突感耳边一阵魔音穿耳,我头疼欲裂。睁眼望去,纯白的房顶空荡的房

间,似乎在嘲笑我的妄想。

哎,又要在炎热的早晨穿正装外出早九晚五。

原来我不是大侠,我只是那个生活在自己普通世界的普通人。

评论

热度(3)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