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Evak】Once again (1)

Isak这几年其实过得还不错,饭也会做了,也能夜晚一个人听着5 Fine Frøkner活蹦乱跳的狂嗨不止,也不用担心玻璃窗什么时候会碎掉,不会在好不容易收拾好之后又要整晚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裹在被子里睁眼到天亮,最舒服的,是不用去在乎那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去担忧那一个人精神上的大喜大悲。


是啊,不用担心了,所以这几年对于谁和谁都皆大欢喜了。


他重新找了一个男朋友叫Hopi,Hopi或许不算帅,不算撩人,但对他很好,他们相处得也很和谐,不论床上床下。


他们交往了快两年的时间,这两年里Isak挺迁就Hopi的,为了他学了各种菜式,学了钢琴,学会了成为一个内敛而温柔的男人。


只唯一有个地方他至今都没对Hopi妥协,那就是同居。


在Hopi一次次的追问失望追问失望反复循环之下,Isak总是坚定的说还没做好准备,还没到时间。


Hopi对他说过,“如果你不想我搬进这里,我不介意,可你可以搬出来,和我一起。”


Isak沉默过后摇了摇头,还是那句话,没准备好。


至于什么没准备好,需要准备什么,Isak自己也不太弄得清楚。





这天是Isak所属医院MFC奥斯陆市内附属医院成立三十周年的周年庆。


Hopi作为Isak“家属”偕同参加。


周年庆的晚会其实也没什么特殊之处,和平时的小打小闹的Party也没有实质的区别,多出来的或许就是吃吃喝喝闲闲谈谈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们必须得静下来听一场院长和副院长对于医院长远的发展,未来的规划的精彩演讲,然后在结尾啪啪啪啪的延续一段和谐的掌声。


Misic是Isak他们脑神经科的主任,别看他位高权重,实际上年纪比二十六岁的Isak还小两岁,属于生活中并不常见的那类天才型的人。


今天Misic盛装出席,黑色规整的头发每时每刻透露的都是主人的自信,他带着一位看上去非常端庄漂亮有着一头金色靓丽长发的美人四处炫耀,满面笑容就差烂在了脸上,Isak模糊的看了一眼女人觉得有点眼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眯着眼又仔细的看了几眼,然后他惊讶的张大了嘴,大叫了一声,“Sonja?”


Sonja也很吃惊又不确定的叫了一声Isak的名字。


Isak看了看Sonja又看了看Misic,而Sonja则是看了看Isak又看了看Hopi。


彼此已经心照不宣。



“好久不见,Even的前男友?”


“嗯哼,好久不见,Even的前女友。”


这是Sonja和Isak重遇之后的第一次对话。


真是有意思又讽刺的一场重逢啊。




“我原以为你会一直和他在一起的。”


“不过,谁知道呢?我也曾经以为我会和他相守到老。”


这是晚宴结束后,Sonja对Isak说的两句话,他们没有互相留电话号码,只留给对方一个友好温柔的笑容和一个茫茫人世里清冷的背影。


多少人死在爱里又被迫呼吸。




Hopi送Isak回家,本来一起参加晚宴时Isak打定主意今晚想和Hopi度过的,然而莫名其妙的,没有了兴致,Hopi什么都没问,没问他和Sonja是什么关系,在宴会上居然把自己落在一边和一个女人聊得火热。


Hopi对Isak的爱是包容的,是客气的,是尊重的,也是放任的。


他尊重Isak一切的意愿。




晚上Isak把落地窗大开,然后把自己裹得死死的,躺在床上数天上的星星,一颗接一颗的慢慢的闭上了眼。


他做梦了。


梦到他和Even彻底分手的那一天。


梦到他对Even说分手的那一天。


这个梦,自分开后,从未做过。


可今天,他入梦了。




他看着自己坐在Even驾驶的机车后座,车速飚到了转速盘上的临界点,他的头枕在Even的肩上,双手环着Even的腰,他看着眼前飞速往后倒去的风景,还有白色的塑料袋和黄色枫叶被风卷起卷落,看着斜阳的光芒缓缓暗下,他知道当时的感觉,是一切已经快走到了终点。


车速很快,Isak当时也祈祷过希望这趟飞车旅行永不落幕,这样他们就不必说再见。


也暗暗的想过,或许他们会在一场车祸中双双丧身,这样他们就名副其实的永远在一起了。


然而没有,机车停在了海边,在星帘的夜幕之下。


Even和Isak背对背离开了,朝着他们曾以为永远都不可能出现的相反的路途。


谁也没看见对方眼睛的红肿和满脸的泪迹。





从梦里醒来的Isak心绞痛的无以复加,他以为时间已经足够长,已经长到可以让他遗忘他和Even间的种种。


然而没有,他还是太过天真。


看了看时间,他皱着眉头起床了。


心痛又怎么样,他也没被心痛给杀死,所以他还是要生活,还是要去上班。





出门徒步到小区停车场时,两三个人正指着他车子的引擎盖说着什么,他好奇的绕到前方一看,瞬间全身一个激灵,他痛苦的蹲在原地,抱着发抖的自己。


引擎盖上贴着一张招租客合租的告示。


上面写着:


Even Bech Nesheim先生需要一个支持者和男朋友,需要一个爱人和一个租客,有意愿吗?

 

我一直在等着,看到这个广告主动申请联系我的人,那个看到我会觉得,天呐,这个人太TM的性感了的那个人。


电话:XXXXXXXXXXX。

 

 

 

 

 

这是和 @王西瓜的瓜 的一时兴起之作,我写1,他接2,然后再抛给我,谁给结局也说不好,是HE还是BE全看结局落在谁手里,哈哈哈。

 

评论(29)

热度(84)

  1. sue1973此生悠然 转载了此文字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