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Skam3同人] 关于我和Isak

——你、是、我、的、梦、中、情、人。

关于我和Isak35:

我们行走在炼狱之中,也能怀抱灼热太阳,无视脚下刀刀入肉见血,专注心上被捂得滚烫的温暖,这样生命再厚重,也无法压垮一个已经懂得爱与温柔的人。

或许是从对你动了心的那一刻起,一个生命才真正得以大口的呼吸这个世上的空气。

不管这个空气是清晰还是浑浊,这个生命总算开始认真的想活着,认真的想看一看没敢去想过的未来。

Isak——

如果你愿意爱我,我会乖乖守在你身后,接受你的感化,我会摒弃自身喜恶,用充满爱的眼光来看待世上的一切,包括那些对我不友好的人,或者是将与我一辈子形影不离的疾病。

我会坦然接受他们,只要你愿意一直看着我,那我就是充满了爱的。


今天是足可以永久封存在我记忆中的一天。

我希望如果我有那么个机会可以和Isak平平淡淡到老的话,如果我能活到牙齿掉光头发花白的话,我仍旧能够有那个记忆储备量去唤醒今天的这种奇妙的感觉,一种我无法用拙劣的语言形容出来的感觉。


5 Fine Frøkner响起来的时候我仿佛被电流击中,这首歌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听到了,也不知道是刻意的躲避还是它真的已经过了那个热度。

它是首烂大街的歌,我想挪威三十岁以下的青年没有谁不这样认为。

喜欢这首歌的人在同龄人的小圈子里基本上都会被嘲笑,并且这种嘲笑大概会伴随他到学校毕业,或者到他离开那个圈子为止。

毕竟那个传说在每个听过这首歌的人里都是个可以谈笑的话题——喜欢这首歌的人,十个里有九个都会是Gay。

其实我也一样,至少在我养成那个不光明的习惯前,我对这首歌的印象确实不怎么好。

它的存在和我的喜好,简直像是地球的南与北,本来不该有交集。

就在我刚被我的老学校Bakka给勒令退学的时候,对人生对生命对未来甚至是所有的一切都快要麻木的我,养成了一个为所有人都不耻的习惯,我爱上了盗窃,在商场上疯狂搜刮一些吃的玩的,贵的便宜的揣进我不深的衣兜和裤包里,我并不是支付不起这些费用,我只是单纯的很享受这种偷盗的过程。

其实现在想起来,我也搞不懂当时的心理,或许我是希望有人发现我的,逮住我痛揍一顿,狠狠的教育我,但很多陌生人即使看到了我这种行为也选择漠然路过,即使做尽了坏事,在这么多人潮里,我还是孤独的,没有人发现我制裁我。

或许那就是我为什么会和这首歌联系起来的原因,因为每次作案的时候,它总会通过各种渠道进入我的耳膜。

为了心底那一点小小的莫名其妙的情绪,我开始在盗窃后会大声跟随着Gebrielle清亮的歌声鬼哭狼嚎,有时候唱着唱着我会疯了一样的大笑,有时候唱着唱着我又难受得眼里仿佛被风吹进了无数的沙子。

人们看我像是在看个神经病,我也确实是,谁说不是呢。

然后终于在之后的某一天,我被逮住了,被打了,被叫来了父母,然后我释然了,笑了。

感谢Gebrielle和她的5 Fine Frøkner让我重现了天日,被拉回到了人群里。

可能,当时我的感觉就和我们在Marya太太家游泳时,我躲在深蓝色的水底,渴望着Isak发现我一样。

不同的是,Isak立刻就发现了我,发现了那个快被世界遗弃的我。



我的思绪被5 Fine Frøkner放了一小半的前奏给带回了Isak的小小公寓,我捧着他还有些稚气的脸舍不得移开。

告诉我,Isak,这世界上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不再痴迷于你,如果有,我会提前让它消失在我们的生活里。

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你一直迷恋着我,如果有,我愿意交出灵魂和恶魔交易。

有什么方法呢?

“这首歌。”

“Ah?”

我的声音带着讶异和惊喜,我想对于突然听到5 Fine Frøkner这首歌时,我在Isak的面前表现得有些装模作样,其实我确实有着自己的私心。

好吧,我从来没想过会用这首歌来表白,或许Isak不会懂,或许他觉得这个Idea简直烂透了,但我就是觉得,这是命中注定的。

我把这首歌的音量开至最大,希望它像当初一样给予我希望给予我勇气。

“Gebrielle。”

我摇头晃脑,在心里把一会要准备跟着唱出的歌词又默默的背了几遍,其实,距离那一次被抓直到现在,我这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好在,我记忆力不是很差。

Isak表情从茫然到不可置信。

“你在开玩笑吗?”

他有些吃惊,或许是对于我这个有点别致的爱好?

“你不喜欢吗?”

“这歌都烂大街了好吗?”

嗯哼,果然是很典型的挪威小男孩。

“What?”

“当你找到了你的梦中情人,结果发现他喜欢Gebrielle?”

????

…………

。。。。

!!!!

我是不是听错了?原谅我这个时候有点耳鸣?Isak说了什么?

我有些无措又兴奋的指着自己的胸口像个追要糖果的儿童。

“我是你的梦中情人?”

天呐,他真的说了吗?他这是对我表白了?

“你指的是我?”

回答我Isak,你不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它有多重要。

“我是你的梦中情人吗?”

我迫不及待的再次追问,脸红心跳,和情窦初开的人没什么两样。

“你知道我在说这首歌。”

该死,我他妈才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说了我是你的梦中情人Isak,别用这种好看的笑容敷衍我。

“不,你说了我是你的梦中情人。”

我靠近他,吻了他,堵住了他的嘴。

你说不了话了Isak,你否认不了了!这句话你收不回去了。

我是你的梦中情人,Isak,这是我十九年来听过最动听的话了。

我是你的梦中情人。

哈。

我是你的梦中情人。

“再说一遍。”

“嗯?”

“再说一遍。”

——

“你、是、我、的、梦、中、情、人。”

Isak的唇瓣上下微张,声音很小我并不能完全听清,但每个字的形状它都已经深刻在了我心里,我真的怕,怕我眼睛眨着眨着,就会有东西从里面掉出来。

我又吻上了他,辗转撕磨,他的双手交叉搭在我的脖子上,忘情投入。

蹭了蹭他的唇角,我开始跟着Gebrielle的歌声附和了起来。

Isak,你的话我已经全都明了。

现在,让我告诉你,我是怎么想你的。

——神秘之声解脱了我们的束缚。

——我们一贫如洗又拥有了一切。

——将尘世抛掷脑后,只有你我就足够。

Isak,我爱你是古老的神秘咒文。

因为我爱你。

所以一贫如洗的我,又拥有了一切。

这世上太多的人和事不值得我去在乎,只要有你,我的心就满足了,只要有你。

——你让我振奋不已。

——没有事物可把我击垮。

——你是在火上浇油,再没有人能与你待遇相同。

——除了你,我睥睨一切。

——你让我振奋不已。

——没有事物可把我击垮。

——你是在火上浇油,再没有人能与你待遇相同。

——除了你,我睥睨一切。

与你相遇之后,你就稳固的赖在了我的心里,谁都比不上你了Isak。

你是我的光,是我的整个世界,只要你仍在我身边,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折磨我,让我恐惧害怕。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会明白我想传达给你的,我看着你的眼睛,嘴里和心里想传达给你的,你能接收多少,又能承受多少呢Isak。

歌是Gebrielle唱的,话却是我想说的。

给我一个位置和角色吧,一个能永远待在你身边的位置,一个能永远亲吻你嘴角和脸颊的角色。

我爱你,Isak。

我想,大概真的是倾尽了所有的那种爱。



我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忘情到这个地步的,或许被相互的告白所深深的迷惑了。

在Eskild和Noora刚刚离开说不定会马上杀个回马枪的当下,我和Isak衣衫凌乱的在厨房的任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自己的东西,衣服裤子或者是袜子口水?

抱歉,可我再不能忍了。

我把挂着空档的Isak抱着坐上了厨房柜子上,他一瞬间就比我高出一个头,嘴边一根银丝流到了下巴,我们彼此都喘着沉重的气息,他的眼睛微眯着,双手死死抠在我的肩膀上。

“Isak。”

我轻轻的叫着他,他有些失神。

“嗯?”

“你想要我吗?”

他的头偏向一侧,似乎没明白我在问什么。

“你想要我吗?”

我又问了一次。

这次他的神色清明了一些。

“你想要我,我会给你的Isak。”

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我当然想要你Even,只是——”

Isak说着在我锁骨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嘶——”

“痛吗?”

他把头轻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可不想被你咬,所以,你想要我吗?”

“你想要我吗,Even?”







下章滴滴滴滴。

很久没写了,感觉都有些乱,慢慢抓感觉吧。

抱歉啊,答应星期一开始的,可是拖到了凌晨- -!!

哈哈。

这两天除了找到了狗让我相信世界还是美好的之外,今天也遇到了一件值得人思考的事,一对光鲜亮丽的父女走在街上随意丢了一瓶喝光了的饮料瓶子,若无其事的走了,然后走过来一个捡垃圾的浑身臭气熏天的流浪汉把瓶子捡起来丢进了垃圾桶。

衡量素质的,从来都不是金钱啊。

评论(11)

热度(76)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