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Evak】Isak的自白

我每分每秒都沉寂在对你永无止境的爱恋里。

拼尽全力不让静止的河流在狂风暴雨下掀起蠢蠢欲动的海浪。

让每一滴蓝色的海流都安然的融入水平线的光芒里。

融入永恒中。

你是我倔强到底永不愿清醒的梦。



——我们的生命将要过去,我们的生活将要静止在一个点上,这时候的猛然回首,你关于那个人的回忆,够不够你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呢。

我爱一个人,爱了好多年,爱到心会痛、会窒息,在他受伤难过又强装平静,在我面前露出好看又疲惫的笑容时我总想狠狠的抱住他,恨不得把他揉进我的身体和灵魂里,即使我知道,我从来都没有强过他的身高和力量,在每个人的眼里,我总是被他保护的那一个,其实,我更想保护他。

我恨那些伤害过他和妄图想要伤害他的人,严重的时候甚至想犯下滔天大罪然后一了百了。

而他总在我要发疯神志不清的时候用温暖的双手钳制住我,一句句的Look at me,Look at me,Look at me让我恢复神智。

他太成熟了,成熟到让我的心脏像被刀割过一样疼,而我,除了抱着他哭得稀里哗啦之外,竟然没办法为他做更多的事。

我一无是处。


 

Even,我知道你在我得知你的过去和你身患躁郁症后总是对我小心翼翼,就怕我们互相走错一步就是永不再见,所以你无时无刻都在配合我的步伐,我的思想,我的生命,为此你根本不管,也没有多余的心力去管自己到底活得累不累,活得是不是真的开心。

我说过,你是我的梦中情人,就像我的唇我的身体我的所有都是为你而生,这一点都不夸张,只是或许我年纪的关系,也或许我经历得太少,我没有办法把快要撑破我心脏的感情全部都倾诉给你,我也很焦躁,很难受,对于这世界上太过苍白无力的语言,我非常懊恼,它甚至没办法替我把内心里万分之一的感情传达给你,在我的感情面前,它真的太渺小了,Even。

其实我又怎么会不知道,你也是为我而生的。

我从来不想让你仅仅只站在遥远的地方看我,眼里含着雨声悄然而至的悲伤。

你和我站在对等的位置上,Even。

你可以随意的靠近我,不用带着怯懦的脚印,不用担心我会远离你,离开你,这是这个世界上,我敢用生命担保的唯一的事情。

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完完全全看到我心里的东西呢。

我该怎么做,你才会完完全全的相信,相信我就算断手断脚,相信我就算世界末日,相信我就算死亡逼近,也坚决不会离开你呢。


我多年来思考的唯一的事情,你还不愿意去读懂吗?

你总说我是你的救赎,可你知不知道,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你,我如今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可能不知道正躺在哪个女人的床上,假装身体欢愉,却心如枯木,我可能会得体的过完这一生,但却是在半梦半醒之中自欺欺人。

那我的人生,连一点真实的东西都不再会有了,因为我连自我都否定得那么彻底。

是你让我找到了迷失的自我。

是你让我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这种感觉。

是你让我相信,就算我对这个世界展现出我被世人抗拒的一面,也是会有人站在我这边的,他们给我鼓励和拥抱,给我微笑和温暖,不会让世俗利刃把我逼到生死两难的境地。

因为有你撑在我身后的手,所以我不畏惧前行在未知的道路上。


说起来,想起第一次在学校食堂看到你的时候,我简直心跳得快要爆炸,你确实很帅,很性感,但吸引我的远远不是这些,我也说不清楚,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感觉。

那之前,我以为我悄悄的爱意指向的是Jonas,遇到你之后,我才知道只有这种让我连对视都羞耻到骨子里的酥麻才是爱的模样。

那时候,我居然连看着你的眼跟你对话都做不到,想了想,我大概是怕我太过直白的眼神暴露出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样的事实。

我被你深深的吸引着,尽管那时候我拼命的挣扎,拼命的否定真实的我,但这些都抵不过你一句擦过我耳边的呢喃,抵不过你倾洒在我脸上的呼吸,抵不过你一个个在我面前咧开嘴的笑容。

我该死的想靠近你,靠近你,我着了魔,醉倒在你的熠熠生辉的眼睛里,一度忘记自己以往的彷徨和隐藏是为了什么。

其实我如果那时候再大胆一点,再细心一点,再多看看你望着我的表情,或许我们能够更快的心意相通,不用花时间去揣测对方的心意,不用浪费那些本可以更多在一起的珍贵的时间。

可那时候,你又是个混蛋,在我以为我对你的痴迷有所希望的时候,你居然在我面前和你的女朋友表现的那样的恩爱,对,你有女朋友,而我,不过是和你拥有一样生理器官的男人,我甚至还没有发育成熟。

那些日子,我没法解释我是怎么过来的,就是每时每刻都处在失魂落魄的状态里,我开始找各种原因,在我不得缓解的坏脾气坏心情之下,我的室友连连遭殃,连Eskild都不能幸免,对,这个Eskild总是让我又怕又忍不住对他倾诉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他是一个很神奇的人,有时候像兄长一样说的话充满哲理性,有时候又放浪形骸像极了边缘世界的人。

在Eskild敏锐的说出我就是一个Gay的时候,我怕得要死,我极力的掩盖这张已经快要被你戳破的薄薄的白纸Even,那个时候的你,根本就不会懂我是经历了多复杂的内心关卡才能勇敢的走到你的面前。 

可这些我所经历过的,痛苦也好,成长也好,我一点都不后悔,如果这些都是为了和你在一起而必须付出的,我心甘情愿。


那时候的你,在我眼里,那么完美。

你帅气、性感、有魅力、有男人味。

你有一切男人们都想拥有的东西,你有一切足以让所有女人疯狂的资本。

可怎么会呢,这样完美的你居然在一步步的勾引我,勾引着我这个连性向都不敢诉诸于众的胆小鬼。

这样完美的你,在我们偷偷摸摸的进入的私宅水池里,光明正大的吻了我,毫不客气的把我拉到了你的世界里。

那段时间我们多疯狂,现在想起来都有点不可思议,其实说起来,在与人的肢体接触上,我属于比较被动和害羞的那一类人,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和身体,我只是本能的想多触碰你一些,顶着心上的悸痛渴望着和你接吻接吻接吻。

或许在那时,我只是很单纯的想,靠得越来越近,我们就可以永远都在一起。

我的疯狂程度可以想像,在我曾经为了你登上Blued的时候,里面密密麻麻的一具具充满吸引力的男性躶体摆在我眼前,我第一反应是居然有点反胃,这当然不是说我根本就不是个基佬,我想,应该是那个时候,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人都不能再给我强烈的冲击感了。

不管是男人、女人,猫猫狗狗,世上的一切,什么都比不上你了。

我想尽了一切可以为你做的事,在我们zuo爱的时候,我尽力迎合你,为你口J,让你释放的时候我感到很满足,而在你想要为我做的时候,第一次我拒绝了,原因是我怕已经和女孩有经验的你,会在这种过程当中突然醒悟,那我就得不偿失了。

我很生气,对于这样丝毫没有保留对你付出我所有感情的这种举动,同时又很享受,毕竟,我从来没有这么这么的爱过一个人。


而把这些摧毁的原因竟然是这么完美的你身上,携带着谁都不可能看得出来的疾病,躁郁症?

那天夜里,我们疯狂在床上做了一切情侣间该做的事以后,在我原本可以带着美梦入睡的时候,你带给我的却不是晨曦如天使般的微笑,你带给了我一个我未曾经历过的地狱。

在你光着身体消失在我的视野之内,在我从Sonja那里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在我得知你被带去了警局,而这种事情在你没有遇到我时不止发生了两三次。

我承认我当时是害怕了,原谅我,其实我本来就胆小,我没经历过这些需要费脑和下决定就能拥有不同未来的事。

那时候我才知道,我果然是太天真了,现实给了我有力的一个巴掌,它在打醒我,未来永远不是只有我脑中所想的那些被蝴蝶围绕着的美丽,还有被苍蝇卷裹着的黑暗。

当然现在的我想起那一段时光,我会有些憎恨自己,为什么成长得那么慢,为什么像个小孩,为什么不在当时就冲到你家去把你紧紧抱着,说无数遍的You are not alone。

可我也感谢那个时候的我,最终没有做出让自己后悔终身的决定。

在困惑了很多天,在从Magnus那里知道关于躁郁症患者的一小部分的精神状况后,我还是在我最讨厌的大雨纷飞的天气里,站在了你的面前。

你隐忍着内心的想法看着我的脸在我脑中不停的闪过,我的心钝痛得难以忍受,这才是最真实的。

我们不确定的未来根本不重要,我只知道,我为你心痛了。

我只知道,我那个时候不想让你难过,不想看到你脆弱的样子。

你不完美了,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爱你,或者,在我爱你的基础上,更心疼你了。

Even。

我再也不会像那个时候,把你丢下那么多天,再也不会了。

我想保护你。

Even。

——————————————————————————

阳光很刺眼,我做了个奇妙的梦,梦到了我和Even的过去。

我动了动身体,Even还是像以往一样,伸出右手让我枕着,我知道很多次他都手麻得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也曾经就这个话题和他探讨过,他就是不愿意改,最近他才对我坦白,说这样抱着我很有安全感,可以让他真实的觉得我还陪着他,一直陪着他。

看着他难得的比我还能睡,我感觉很幸福。

——如果以后的每一天,你都能这么安然的入睡,那就好了,Even。

“早,宝贝。”

“醒了?”

“恩,我要早安吻。”

“——”

“嘶——手麻了。”

“都让你别这样抱着我了,每天都是这句台词,你每天都在重复着过吗?”

“能重复过那我可高兴得要死了。”

“啊?”

“——”

“喂,别用这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

“亲亲我,亲亲我手就不麻了。”

————

————

我从浴室整理好出来,Even已经把早饭准备完毕了,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饭一直都是他在做,而我连最简单的东西都不会,每次在我跃跃欲试的时候他总是会阻止我,说我一辈子都不要会这些东西,就让他来养着我,我什么都不会就会越来越依赖他,就会越来越离不开他。

每次听到这些话我都在傻笑,而其实,每到这个时候我心里想的是想要狠狠的敲敲这个男人的头,听听看里面的脑回路是怎么样流动的。

——你不用为我做这些,Even,根本不用。

——你肯定是想让我为你心疼而死吧?对不对。

——说一百遍一千遍一万遍都好,我不会离开你,死都不会。

我很烦恼,我到底能为他做些什么,才能让他完全的信任我,信任这个仅仅只是比他小两岁,却永远被他呵护在羽翼下当做孩子的人。

“宝贝,饿了吗,快吃饭。”

“Even——”

“恩?”

“快十一月份了吧,我想去看极光。”

“怎么突然想这个?”

“我想在极光下和你做ai,Even。”

“我想在最美的地方,和你做ai和你接吻。”

——

我最美的Even,我们最美的感情,我想让最美的地方给予见证。

我不能为你做更多的事,我只能不离不弃的陪伴你一辈子。

“我想说句恶心的话——”

“多恶心?恩?”

Even的手环绕在我腰间,我的头靠在他的肩上,我们看着窗外慢慢明亮的天空,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我想说——”

 

——我和你的爱情,不需要鲜花,也永远不会有墓碑,即使有,它一定也是在天的尽头。

你在,我在。

 

 

 

 

 

 

 

 

 

 

 

 

 

好像没用Isak视角写过东西,所以这一篇送给他,没有第四季的内容,因为之后可能会另外写。

 

本来是写小甜饼的,写着写着歪了,对不起我的瓜@王西瓜的瓜,我之后会补上甜饼,虽然我不怎么会写T_T

 

 

还有在这里说一下,我非常感谢所有给我评论和点小星星的小天使,你们知道当我看到评论的时候心里是很激动很高兴的,我也很想和你们说说我心里想的,但每次都不知道怎么下笔,想着想着又错过了回复的时间,不是我不想回复,只是我大多只能说谢谢,谢谢喜欢——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觉得我在敷衍你们,其实不是,我是真的不会用打字来交流- -!

 

所以很抱歉,对于我没回你们话这种行为,可是我真的很高兴,你们能给我评论!真的0.0

 

能做的能回报的,就是用一些不多的时间,写写我心里的Evak。

 

另外希望我家的@DAI-Bitter小朋友考试顺利。

 

评论(16)

热度(79)

  1. 夜曦_ya此生悠然 转载了此文字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