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悠然

【Evak】The man of my life

Even只想抱着那个整个揉进了他生命中的男孩。 

不管做什么都抱着,不管Isak是踏在离自己几层高几层远的石凳上,不管Isak生气难过还是高兴大笑,不管Isak身在平坦大道还是险峻丛林,Even都想抱着他。

双手死死的堀住他的腰,听着他让自己感动的心跳,不想要放手,不会放手。

直到自己短暂的生命在他盛装了整个天堂的眼睛的注视下化成清风,然后永远守候着他。

只要自己没有被这个又爱又恨的世界给彻底埋葬的话。




Isak最近很暴躁。

他对一切关于他和Even在一起亲密时的那些不怀好意的眼神都充满警惕性和攻击性。

夸张的时候甚至在去学校的大巴上都会和两三个男人撕破脸皮破口对骂。

这是Even在那次和Mikael他们冲突之后第二次见到这样的Isak。

Isak还更加暴戾了。

或许也和毒辣的热天气有一些关系。

这事烦恼了Even很久,他无时无刻都在想怎样才能让他的金发男孩在面对别人投过来的眼神时更好的心平气和的去处理自己的心情。

他已经不止一次对Isak说过——这些眼神无关紧要Baby,你看,我好好的,这些眼神和不友好的话根本刺激不了我什么。

Even当然知道Isak每一次不遗余力的对骂都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他。

Isak这个傻孩子想保护他。

所以他每次都用这句话短暂的压制了Isak的怒火,然而事实是效果并没有多长。

他下一次仍然会奋起反击,用犀利的中指和侮辱性的言语。

Even为此非常头疼。

而终于在某时一刻,Isak由于他们在没有空调的新居里热成了两条哈巴狗而提议出门去买几个冰淇淋来解解热时,奇迹就这样发生了。

冰淇淋店旁边刚好有一家已经有点小历史的零食店,Even趁Isak掏钱买冰淇淋时跑到隔壁溜达了一圈,然后他发现了一样小东西,一种非常便宜的薄荷糖。

清热,重要还降火。

Even买了一大把揣在自己的衣兜里,笑眯眯的回到Isak身边,看着他满脸爽朗的舔着蛋卷上的冰凉品。

——Baby,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Come on Evi,现在我都快热瘫了,上次是在大冷天的游冷水泳,这次你又想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主意了。

——我们来赛跑吧,你看,我们把前面那个骑着机车留了个飞机头的男人那当作终点。

——不要吧不要好吗,我简直热得想投河了。

——你赢了可是有非常了不得的奖励。

——哦?是什么?

——在主城区抱着你跑三圈然后吻你吻个天昏地暗,怎么样?

——得了吧,要是我输了,你也让我抱着你跑三圈吗?

——别急着翻白眼Baby,我知道你抱不动我,我怎么可能提这种要求,你输了的话——嗯,你坐到我的腿上来,捧着我的脸也主动亲我亲个暗无天日吧?

——Fuck,我怎么可能抱不动你,我他妈不止抱得动我还能把你扛起来你信不信?不不——重点是不管我输还是赢我们都要亲亲亲对吗,那赢和输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在你主动还是我主动啊,心情不同。

——………………

——不敢?

——谁不敢?

——那来?

——开始!

——Hey,你得先让我们把冰淇淋吃光。

——………………

结果当然是Isak气喘吁吁跑到终点线的时候Even已经在那里等了他有好几秒。

他生气的看着自己比Even短了两寸的腿,懊恼的锤了膝盖两下。

他觉得都是这双小短腿在害自己的赌约一次又一次的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Even马上拉住了他手,制止了他对自己的暴行。

——干什么呢?你可别对我钟爱的腿使用暴力啊。

——…………

——又翻白眼了小家伙,来来来,我要来领取我的奖励了。

Even坐在机车男旁边的观光凳上,双手抱胸双腿并拢好整以暇的笑望着Isak有点窘迫的脸。

Isak不是没主动过,相反在他们的小居里他主动的次数还不少,还特别浪,但是在外面他总觉得有点别扭。

东张西望了半天,他闭了闭眼咬了咬牙然后嘴巴无声的骂了句什么后认命一样的双腿分开大张,一下就蹦到了Even的腿上给稳稳当当的坐着。

Even看着他的决心赴死的姿态有点想笑。

——Baby……

——嘘……

Even想说的话被Isak用行动噎回了嘴里。

他看着Isak的手慢慢的抬了起来,慢慢的抚上自己的脸,轻柔得像对待一个易碎的珍品。

他知道自己的眼神一定又变成炽热又带着害怕的样子。

自从遇到Isak,他看向他的眼神,自己一向难以控制。

他心底的爱是带着一点点的绝望的,他并不想表现出来,尤其是在Isak的面前。

可自己这双眼,他觉得早晚有一天会狠狠的出卖自己。

Isak的脸在Even想着杂七杂八的事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上了他的。

——嘶——

Even摸着自己的鼻子,刚才的钝痛感让他以为自己的鼻梁骨都被撞歪了。

——让你亲我,不需要带着这么重的情绪吧?

Even有点委屈。

——哼。

Isak傲娇的哼了一声,捧着Even的脸朝着嘴唇啄了下去。

——吧唧。

——吧唧。

——吧唧。

连着三口,Isak狠狠的啄了Even的唇三下,口水都染到了Even的唇瓣上。

——噗……哈哈哈哈。

Isak看着Even呆愣的样子不客气的大笑出声。

Even摸了摸自己的嘴,然后一滴口水就沿着嘴角滴落在裤腿上。

——Baby,你这么恶心的吗?啊?嗯嗯嗯?

Even拉着Isak的手往自己的这边带,唇在Isak的唇上磨来磨去磨来磨去。

——哈哈哈哈哈——投——我投——投降——投降——了。

Even放开Isak,看着他因为笑得快背过气的发红的脸色,觉得无比的幸福。

他已经不想管以后有可能发生的任何糟糕的绝望的事了,他要好好的看着眼前的人,生命只有这么短,看一眼少一眼,在一起能多一秒是一秒。

他只想看着他。


事情总是在美好的时候横生出不愉快。

Isak的笑容和好心情被刚才他们看到的飞机头的男人给彻底毁灭了。

Isak很清楚的听到男人在骂基佬、恶心、什么阴J、什么口J、什么早该灭绝、早该去死、自杀这些字眼,很显然,这明显是在针对他们。

Even当然也听到了。

他皱着眉头。

他知道Isak或许又要爆发了。

Even以为这些前卫打扮的人总是能走在文明的前端,他还以为他们能很好的接受他们。

他是这样以为的。

Isak确实爆发了,在他听到那个男人嘴里“自杀”这个词的时候,他深吸了口气,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一把小匕首嘴里隐忍的骂了一句狗娘养的。

站起身也没看Even转身就向那个飞机男走去,气势汹汹。

Even被吓了一跳,以前遇到这种事Isak最多也就是和人对骂几句,动手这种事几乎没有,这次甚至拿出了利器。

Even慌张的朝着Isak的背影追了过去。

Isak手里拿着匕首,眼神充满了憎恨,他恨这些人,恨得要死,伤害他总是没关系的,可伤害他的男人,他的Evi,那就罪无可恕。

Even是他自己疼到心里面的人,他怎么允许别人再一次伤害他辱骂他?

如果有人敢,他会和他同归于尽的,他会的!

而就在他加速想一刀刺入那个机车男的心脏之前,他的后背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听着Isak,我现在在你面前,我没有受伤,我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怎么想我,你知道的,我在乎的永远只有你一个,早在我把血淋淋的心脏放到你的手中时,你怎么对它我都没有意见,是剁碎还是在上面涂涂写写都没关系,我只希望你别丢掉它,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如果你丢掉它,我会恨你的,会恨你的Isak,如果你因为我出了事,就等于是把我的心脏扔到了万丈深渊,永远别这样对我,Isak,求你为了我的心,好好的保重自己。

Even说了一大段话,他知道这些话起的效果可能仍然和以前那些话一样,并不会长久,可他总想找机会把心里想的一点点的告诉他的Isak。

他突然想起自己口袋里刚才买的那些薄荷糖果,他拿出一颗,含在嘴里,把Isak转过身面对着自己。

吻上Isak时他笑了笑——放心交给我Isak,一切都会好的。

在口水交融中,Even把那颗薄荷糖果渡给了Isak。

他们在清凉薄荷的香味中吻得很投入,很深情,Isak手中的匕首也不知在什么时候脱离了他的手,跌落到了炎炎烈日下的地板上。


——它是我独一无二的宝贝,Evi。

Isak小小声的说了句,Even没太听清。

——什么?

——我说,我本来不喜欢这种吃了会凉透到喉管的玩意,不过——现在感觉,还不错,就是舌头还有点热,你还有吗?糖。

Even哈哈笑了两声,又把一颗含在了自己的嘴中。


而一边的机车男,骂了半天发现对方亲得更投入了也自觉没趣,开着机车一溜烟的消失在了Even和Isak的世界里。

 

 

 

 

 

亲爱的Isak生日快乐!~

感谢2016和2017有你们相伴!~

希望Even和你能永永远远在一起直到时间尽头!!~

评论(10)

热度(116)

© 此生悠然 | Powered by LOFTER